• 瀏覽: 47
+6



快手與樂視,抖音與搜狐、愛奇藝成功“化敵為友”探索在前,抖音與騰訊視頻,本也可以達成雙贏。



作者|付  琳

編輯|楊  銘



“老冤家”騰訊視頻與抖音的衝突,再次白熱化。



去年8月底,因獨播網劇《雲南蟲谷》被用戶剪輯發佈短視頻,騰訊視頻將抖音訴至法院。



近日,法院一審判決認為,抖音平臺上有大量用戶對涉案作品實施了侵權行為,雖然抖音採取措施減少了侵權作品的數量,但侵權行為仍未得到有效遏制。抖音因此屬於幫助侵權,應立即採取有效措施刪除、過濾、攔截相關視頻,並賠償騰訊經濟損失及合理費用3240餘萬元。



最近幾年長短視頻兩大陣營水火不容已是常態,但因3240萬賠償金額刷新多個記錄,還是連日來掀起陣陣波瀾。



今年以來,隨著快手與樂視牽手,抖音和搜狐、愛奇藝分別聯姻,劍拔弩張的長短視頻大戰也有“由競轉合”趨勢。如今,隨著騰訊視頻與抖音再次兵戎相見,長短“共贏”新局面是否會再被打破?



“各個平臺都應重視版權保護,長視頻平臺用法律手段維權無可厚非。同時也要警惕版權濫用,成為壟斷工具。”多位業內人士認為。



行業發展角度來看,當前反壟斷強監管、互聯互通時代大背景下,相比無休止的訴訟版權戰,共生共贏才是長遠趨勢。長短視頻如何突破當下競爭困境,尋找兼顧各方利益最優解法,仍然是互聯網巨頭們的難題。









《雲南蟲谷》只是騰訊視頻頻繁訴訟抖音其中一案。據界面報道,2021年6月至12月10日,抖音已被騰訊視頻起訴168次,標的總額超過29.43億元。其中,《掃黑風暴》索賠1億,《你是我的榮耀》為7.55億元,《斗羅大陸》索賠額高達8億。



“目前業界討論焦點集中在兩方面。一是會否如同炸彈,成為引爆更高天價判罰的開始?二是對當前短視頻平臺二創內容有何影響。”有業內人士認為。



如果說第一點還需要驗證,但從觀察來看,如今短視頻平臺“二創”不恰當的搬運與惡意剪輯,相比版權大戰前已大幅減少,越來越多的博主為了規避風險,開始規範。



“騰訊視頻、優酷等獨播熱門劇集,或者沒有授權的電影,是我們絕對不能碰的禁區。”一位“二創”博主說,如今短視頻平臺整治下架視頻、封禁賬號力度越來越大,在選取剪輯題材時,他會進行內容“背調”,以確定題材沒有版權上的風險,但仍隨時做好被下架或刪除的心理準備。










從一些熱播劇驗證來看,此前被長視頻平臺重點投訴的“原片搬運”和“切片合集”——特別是騰訊視頻獨家版權當下獨播的熱播劇,原片切條、搬運等基本上已從抖音上消失。



以今年10月在騰訊視頻“全網獨播”,同樣是由《鬼吹燈》小說改編的網劇《崑崙神宮》為例,目前抖音平臺上只有少量網友上傳的預告片、介紹、花絮內容介紹。另外,即將在騰訊視頻獨播的《仙劍》,目前在抖音也僅有由“藍V”認證的電視劇官方賬號上傳的少量預告片和介紹。



從法律層面來看,網友未經授權對長視頻剪輯、切條、搬運,將被判侵犯原影視作品著作權——這是法院一審判定抖音侵權《雲南蟲谷》的基礎。



根據上海大邦律師事務所高級合夥人,知識產權律師遊雲庭的說法,如果是片方公佈、上傳的預告片、介紹、花絮內容,版權方歸屬片方所有,本質上屬於廣告,即便用戶上傳,也不屬於侵權範圍。



商業層面看,雖然短視頻對影視內容宣發、推廣價值已被多次驗證,但長視頻此前視短視頻為“洪水猛獸”一大重要原因,是碎片化時間下,用戶更喜歡短視頻效率、節奏更快的二創內容,流量很難迴流長視頻平臺,這對長視頻根基是“動搖”傷害。



不過,從當下抖音與搜狐、愛奇藝合作情況來看,這種看法並不準確。



《蒼蘭訣》是今夏在愛奇藝獨播的仙俠劇,從各方面數據看,都是暑期檔當之無愧的“劇王”,也是愛奇藝第四部熱度破10000作品。同時,也是今年7月愛奇藝和抖音牽手之後,兩者全方位合作的劇集。



“《蒼蘭訣》開播前就在抖音上啟動了宣發和二次創作徵集營銷活動,很多創作者在重新解說、混剪、雜談後,投稿到抖音平臺。”一位二創作者說。



電視劇出品方數據顯示,抖音上《蒼蘭訣》相關累計播放量超230億,《蒼蘭訣》抖音官號粉絲數242萬,總播放量超25億。二創方面,相關投稿超過70萬條,誕生31支百萬點贊。












以此來看,解決了版權後顧之憂後,短視頻並未成為長視頻劇集出圈障礙,反而是成為原作劇集流量增長的重要反哺。很多用戶也在劇集刷彈幕評論,是通過短視頻跳轉愛奇藝觀看劇集,併成為付費會員。可見兩者之間有明顯互補。



更多劇集大火,也助推此前持續十年虧損的愛奇藝,連續兩個季度實現運營盈利,互聯網人口紅利增長見底當下,殊為不易。



作為對比,不知是否因為少了抖音這一重要宣發平臺,作為《鬼吹燈》IP第三部作品,有著“原班人馬+延續前作劇情”噱頭的《崑崙神宮》,在貓眼熱度榜中只排第五位,最高熱搜話題不到20萬,宣傳力度和聲量遠遠沒有達到預期。



某種程度看,作為國內長視頻平臺領頭羊,騰訊視頻即便擁有國內最豐富獨家版權、掌握長視頻行業話語權——今年3月,騰訊視頻還花18億獨自拿下6000多部老片版權,按理而言其諸多劇集的宣發,也迫切需要短視頻的助力。









同時,掌握最豐富的獨家版權資源,也意味著在長短視頻行業合作“可能性”上,騰訊視頻可以把更大主動權掌握在自己手中。那麼,為何騰訊視頻寧願與抖音頻頻兵戎相見,也不願意“甜蜜共贏”?



“愛奇藝、搜狐想通了,騰訊視頻想不通。”業內人士認為,這背後既是騰訊與抖音諸多矛盾的難以調和,更是兩大互聯網企業商業競爭的“生死角力”。



抖音和騰訊戰爭曠日持久。過去幾年,在社交、視頻、遊戲、教育、電商、搜索、新聞、文娛、辦公等各個細分市場領域,抖音與騰訊業務不斷重疊,擁有強大流量資源優勢的兩大互聯網企業,開始了激烈角逐。



伴隨摩擦不斷,是兩家企業從口水戰發展到頻頻的法律訴訟——自2016騰訊向抖音發起第一輪訴訟以來,此後幾年時間裡,雙方相互訴訟案已超40次,並且截至目前,兩者競爭愈演愈烈,幾乎看不到休戰可能。因此,從集團層面,需要槍口一致對外,騰訊視頻也不可能將獨家版權授予抖音。



具體到短視頻業務上,抖音和視頻號是最直接的競爭對手。短視頻紅海領域裡,多年探索的騰訊終於利用視頻號大舉入侵——據Quest Mobile發佈的《2022中國移動互聯網半年報告》,截至2022年6月,視頻號月活規模突破8億,後來居上,力壓抖音的6.8億與快手的3.9億。










儘管視頻號已在騰訊版圖中牢牢佔據“C位”,並得到集團合上下之力的全面扶持,但相比抖音,依然面臨創作者生態不健全、多元化內容不夠豐富等挑戰。



從這一點來看,騰訊視頻也難以和抖音“牽手聯姻”。畢竟,騰訊視頻需要把獨家影視版權留給視頻號。



其實,視頻號不願也不會放棄擁有廣闊用戶基礎的影視內容二創。今年2月,騰訊視頻官方公眾號“創作號店小二”拿出200萬發起“好片徵集令”活動,其中影評、解說、剪輯(二創)等創作形式均在被鼓勵內容之列。



今年3月,鞭牛士報道稱,視頻號內測過影視綜藝專區,主要推薦“XX說電影”、“XX剪輯”等賬號,內容均為典型的影視解說;8月,螺旋實驗室也稱,騰訊旗下智能視頻創作工具智影開始測試“視頻解說”功能,創作者可以免費使用大量騰訊視頻獨家影視版權,包括《雪中悍刀行》、《歡樂頌3》等熱門劇集。這些二創內容被規定只能在企鵝號分發。同樣,目前視頻號上也有不少《雲南蟲谷》二創視頻。










內部曖昧動作頻頻,並不意味著,騰訊視頻在外部會對二創內容授權鬆綁——也就是抖音愛奇藝牽手之際,外界傳聞騰訊視頻將與快手合作,但騰訊視頻卻緊急闢謠。



綜合業界猜測,這背後解釋是,一是騰訊視頻抖音版權大戰尚未分勝負,騰訊視頻彼時不宜從官方層面,承認二創合法地位;二是對騰訊視頻而言,需要將更多獨家版權牢牢掌控在手中,把住二創的版權命門,“外可以當武器擊對手,內可以鋪路視頻號,幫助後者在短視頻行業建立新的遊戲規則,並最終反哺騰訊視頻,擁有進一步遏制短視頻的籌碼。”







長短視頻之爭,本質上還是兩種模式的生存“鬥爭”。



“大環境不好讓廣告業務下滑,超前點播會員特權被禁止,付費會員增長停滯不前,會員費漲價多次後引用戶不滿等大背景下,國內長視頻仍未探索出可持續的穩定盈利模式。”一位影視界觀察人士說。



在這位人士看來,優愛騰三家公司最近十年為築起版權圍牆,支付成本高達千億級,但巨大支出並沒有得到相應回報,反而是生存越難越艱難,各種隱憂積重難返,只能通過降本增效的方式,去渡過行業寒冬。



隨之而來的,是現象級優質內容產出減少。《2022年上半年劇集市場數據洞察》顯示,2022年上半年共上線劇集142部,其中網絡劇88部,與2021年同期相比減少了22%。



另有數據顯示,掌握最豐富獨家版權資源的騰訊視頻,雖然獨播劇最多,但去年正片有效播放較2020年下滑25%,比愛奇藝也僅高出4億。到今年一季度,其正片有效播放再次同比下滑8%,且總量不敵愛奇藝。



從上述數據來看,騰訊視頻爆款產出能力,似乎在下降。這與其版權覆蓋率高達82%,為行業最高的地位似乎不符。從這個角度來看,騰訊視頻也迫切需要來自短視頻的流量反哺——不管是來自視頻號,抑或其他。










事實上,目前長視頻平臺看上去是IP資源上游供應商角色,所掌控的海量獨家影視版權,以及獨家分銷權,是任何短視頻、內容平臺都渴望的“肥肉”,也是長視頻平臺目前所能掌握的最大賺錢武器——這在國外早有先例,通過版權運營源源不斷產生經濟價值,才是迪士尼王國得以長盛不衰根本原因所在。



騰訊視頻也有這個基礎。畢竟視頻號之外的任何短視頻、內容平臺,在版權爭奪戰中都尚未掌握足夠話語權,想要購買長視頻影視版權節目,只能與長視頻平臺談判,至於長視頻是否願意售賣,則要看心情和臉色。



同時,即便不願意出售,長視頻也可以運用版權武器出擊,無論是通過訴訟獲得賠償,還是遏制短視頻內容生態,都是不錯收穫。在國外,任天堂與環球影視關於《金剛》版權之爭的賠償金額,遠遠大於當年主營業務遊戲的收穫。不過,騰訊視頻目前類似《金剛》全球知名IP的儲備,並不多。



可以肯定的是,如今沒有任何短視頻平臺願意放棄影視內容。近年來,抖音、快手、B站等短視頻平臺紛紛在購買影視版權上加大投入,其實也是試圖通過加大獨家版權採購來反制長視頻。



這意味著,天價版權判罰一旦成為“常態”,且長視頻不願將更多版權分銷給短視頻,那麼並不能解決各方存在的問題,未來各方在版權資源爭奪上,唯有重走多年前的道路:更殘酷的天價版權爭奪戰。



最終,誰都不會成為贏家。長視頻只會在泥潭越陷越深,直到沒過頭頂。大部分短視頻平臺,也會因為難以承受天價版權,營收乏力甚至鉅虧。版權武器,也就難以持續。



“合則兩利,鬥則俱傷。”競爭是各個行業難以避免的問題,但無數殘酷經驗也證明:尊重知識產權前提下,長短視頻理應摒棄對抗思維,找到合作共贏最優解——抖音與搜狐、愛奇藝成功“化敵為友”探索在前,抖音與騰訊視頻,本也可以達成雙贏。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其他/版權天價索賠背後,騰訊視頻為何不願想通?/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