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71
+3



流量與產品層面的天花板漸顯還只是表層的業務困局,最令字節跳動焦慮的是,其產品大多為內容導向,沒有類似阿里、騰訊,牢牢把持支付、社交等強用戶粘性的基建類產品。一旦發生平臺遷移,那麼字節跳動就有可能丟掉內容優勢。

Pico 4似乎並沒有如字節跳動所願引爆市場。

2022年11月10日,《新浪科技》援引Pico內部人士消息稱,Pico公司對Pico 4現階段的銷售數據不滿意,“想要在今年完成100萬頭顯的銷量目標,差了很多。”




市場情報公司Sandalwood Advisors披露的數據顯示,截止2022年10月14日,在國內市場,Pico 4的在線訂單量僅為4.6萬臺左右。彼時,距離Pico 4 發佈僅半個月,在市場熱度仍在的基礎上,Pico 4的銷量不足5萬臺,也預示著其後續的市場表現難言樂觀。

自從被字節跳動收購後,Pico可謂寄託了前者元宇宙的全部野望,其最新推出的Pico 4在技術層面也確實位列VR賽道第一梯隊。但擺在Pico面前的問題是,其始終未能拿出讓廣大消費者選購自家產品的理由。



01

爆火的元宇宙

帶不動VR頭顯



自2021年初“元宇宙第一股”Roblox上市以及10月Facebook改名“Meta”後,元宇宙也逐漸成為中國互聯網的風口。中商產業研究院數據顯示,預計2027年,中國元宇宙市場規模將達1263.5億元,未來五年的年均複合增長率為32.98%。

嗅到了紅利的資本也聞風而動。企查查披露的《2022元宇宙年中投融資報告》顯示,2022年上半年,全球元宇宙相關投融資事件共205件左右,總投融資規模超322億美元,分別同比增長320%和230%。其中中國元宇宙相關投融資事件為40起,融資總額達42.76億元。

為了第一時間搶佔紅利,各大互聯網公司也紛紛開始佈局元宇宙相關業務。

比如,2021年末舉辦的網易創新企業大會上,網易首次公佈了其面向“元宇宙”的下一代互聯網技術架構。2022年初,巨人網絡在投資者互動平臺表示,“經過前期調研和論證,公司將元宇宙遊戲確定為長期佈局的方向之一。”

在這其中,字節跳動對元宇宙展現出了極大的熱情,其不光接連推出Pixsoul、派對島、虛擬女團A-SOUL等元宇宙軟件相關產品,甚至還大手筆投資元宇宙硬件。

企查查數據顯示,2021年8月,字節跳動斥資90億元收購了VR創業公司Pico,是截止當時,中國VR行業交易規模最大的一筆收購案。值得注意的是,36kr報道,騰訊也曾有意收購Pico,但是在與字節競價的過程中放棄。隨後,騰訊計劃收購遊戲手機公司黑鯊科技,入局VR賽道。

這一方面說明VR硬件幾乎成為頭部互聯網公司公認的元宇宙“船票”,另一方面,也從側面昭示出字節跳動拿下AR賽道優質標的決心。不過雖然資本和企業逐夢元宇宙,但消費者對元宇宙的載體VR眼鏡卻一直冷眼看待。

IDC數據顯示,2021年,全球AR/VR設備出貨量1123萬臺,同比增長92.1%,其中VR設備出貨量達1095萬臺。雖然AR/VR設備出貨量的增幅不俗,但是對比PC、智能手機等數億規模的出貨量,AR/VR設備還是顯得過於小眾。



02

Pico打不開市場



為了吸引消費者選購自家的產品,Pico可謂使出了渾身解數。比如,Pico 4的起售價僅為2499元,這幾乎只相當於入門級智能手機的價格。值得注意的是,Pico 4的低價並不是規模經濟的必然結果,而源自於Pico不計成本的補貼。

wellsennXR表示,Pico 4 8GB+128G版的BOM成本約為348.255美元,綜合硬件成本約為368.25美元,按1美元比7元人民幣的匯率計算,Pico 4的稅後綜合成本約為2913元。《新浪科技》援引前HTV VIVE資深技術專家季付消息稱,“每賣出一部Pico4,Pico可能虧損千元左右”。

為了吸引消費者的關注以及培養用戶習慣。2021年中,推出Pico Neo 3時,Pico還曾同步推出“180天打卡半價”活動,用戶只需連續180天每天使用Pico Neo 3打卡,即可拿到50%的購機款,相較於1000多購買一臺Pico Neo 3。

趁著Pico 4的熱度,Pico還從內容維度下手,試圖通過大眾化的內容,吸引更多的消費者。

比如,2022年11月初,Pico聯合中國大熊貓保護研究中心,發起了“全球首次3D全景VR大熊貓直播”,用戶可以通過Pico的VR產品觀看相關內容。隨後,Pico又成為了2022年金雞百花電影節官方指定VR合作夥伴,並聯合主辦方新增“金雞VR影展”活動。

但是如開頭所述,Pico 4並沒有席捲市場。《新浪科技》援引業內人士消息稱,Pico4曾向供應鏈提出250萬臺的備貨指標,隨後將該目標調整至180萬臺。此外,季付還預估,目前Pico還有“約40萬-50萬臺頭顯”的庫存積壓。

究其原因,或許還是因為Pico 4在硬件和軟件兩個維度,都沒有給消費者帶來革命性的使用體驗。

不可否認,Pico 4的硬件進行了全方位的升級,pancake光學方案極大地縮小了產品的體積;瞳距調節變為了無極調節,可以適應更多的人群;採用了彩色透視技術,進一步縫合了虛擬與現實世界的“裂痕”。

但遺憾的是,Pico 4的VR效果,遠沒有達到類似於電影《頭號玩家》中VR設備的極致沉寂感,還存在光損、刷新率低、PPI低強等問題。當然了,這種硬件缺陷並不是Pico 4一家獨有,而是整個VR供應鏈的問題。

以屏幕為例,按照喬布斯的視網膜屏幕概念測算,如果VR眼鏡想消除像素點,那麼至少需要單眼6K分辨率的屏幕,像素數將是目前主流VR眼鏡的八倍左右。即使目前有這樣的顯示面板,移動處理器也很難為這些面板提供足夠的算力,以流暢地顯示內容。

而在軟件層面,VR平臺的內容更是乏善可陳。以遊戲為例,青亭網統計的數據顯示,截至2022年中,Steam平臺應用總量為12.55萬款,其中支持VR的應用僅6820款,佔比約5.43%。

任何一個平臺的成長,都離不開優質的內容吸引用戶。VR行業上一個真正意義上“出圈”的內容還是2020年3月Valve製作發行的《半衰期:愛麗克絲》,其也確實為Steam VR帶來了數百萬的用戶。但是遺憾的是,《半衰期:愛麗克絲》之後,VR市場的內容已沉寂多年,至今未能有另一款“大作”問世。

對此,Pico副總裁任利鋒坦言,“按照我的標準,Pico 4內容不夠豐富,還有非常大的空間去努力”。



03

字節跳動難掩焦慮



在VR賽道看不到終點的背景下,字節跳動依然“力挺”Pico,在某種程度上也暴露出其自身的焦慮。

雖然經過多年的經營,字節跳動已經打造出了抖音、今日頭條、西瓜視頻等國民級App,但是隨著移動互聯網流量觸頂,字節跳動的業績也不可避免地接近天花板。

證券時報曾報道,2021年下半年以來,字節跳動的國內廣告收入已停止增長,抖音和今日頭條的DAU也增長乏力。




這很大程度上都是因為中國互聯網的流量幾近觸頂。QuestMobile發佈的《2022中國移動互聯網半年大報告》顯示,截止2022年中,中國移動互聯網月活用戶規模為11.9億人,半年時間僅增長903萬人。

更為悲觀的是,素有APP工廠之稱的字節跳動已多年沒有推出重量級產品。目前字節跳動官網展示TOP5 APP中,最“年輕”的懂車帝也上線於2017年8月。

流量與產品層面的天花板漸顯還只是表層的業務困局,最令字節跳動焦慮的是,其產品大多為內容導向,沒有類似阿里、騰訊,牢牢把持支付、社交等強用戶粘性的基建類產品。一旦發生平臺遷移,那麼字節跳動就有可能丟掉內容優勢。

結合PC過渡到智能手機時代的歷史經驗來看,當下的科技行業或許也已經來到一個新的轉折點。比如,羅永浩“退網”後,就已經開始提前押注“下一代計算平臺”。考慮到理想的VR設備具備強烈的沉浸感、豐富的娛樂性等特點,其未來很可能成為大眾計算平臺。

針對為什麼入局VR市場,發佈Pico 4後,字節跳動副總裁楊震原表示,“AR、VR代表著信息交互的差異化形態,這件事情從長期來講跟字節跳動的主營業務——內容創作平臺是息息相關的。內容平臺就是做內容的創作分發互動,所以如果再有新的媒體形態、交互形態的變化,也是與字節的業務相關。”

從這個角度來看,Pico 之於字節跳動,更深層次的意義,是成為字節跳動內容安然過度到下一個時代的“載體”。

不過目前來看,Pico 還難以擔此重任。2022年9月,接受《財瞭》等媒體採訪時,Pico副總裁任利鋒表示,“目前中國市場的傳統長視頻年產量可以達到5萬個小時,但是優質VR視頻每年的新增產量還不到20個小時。”

聊以慰藉的是,目前Pico 已經成為中國VR賽道的“領頭羊”。IDC數據顯示,2022年上半年,中國VR市場總出貨量為55.8萬臺,其中Pico出貨量達34.9萬臺,市佔率為62.54%左右。

如果未來Pico 能一直保持這種市場優勢,熬到VR供應鏈“出暖花開”,其或許將成為字節跳動邁向下一個時代的“跳板”。但問題是,在主業持續承壓的背景下,字節跳動還會一直義無反顧為Pico 的輸血嗎?

作者|張堯

編輯|胡展嘉

運營|陳佳慧

出品|零態LT(ID:LingTai_LT)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其他/pico道阻且長/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