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468
  • 回覆: 1
先秦時期,國人吃的水果大多都能在《詩經》裡看到。如“桃之夭夭”中的桃子,“丘中有李”中的李子,“八月剝棗”中的棗子等。古人樂於借水果來表達自己的情感。例如“於嗟鳩兮,無食桑椹。於嗟女兮,無與士耽”這兩句,說的是棄婦提醒斑鳩不要吃太多桑椹吃醉了,否則會落得被拋棄的下場,這裡的桑椹指代男人的甜言蜜語。再比如“摽有梅,其實七兮。求我庶士,迨其吉兮”這兩句,說樹上的梅子正紛紛落地,還剩下七成,追求我的小夥子啊,不要再耽誤良辰美景。在這首情詩中,掉落的不僅是梅子,更是青春期少女期待的眼淚。
除此之外,《詩經》中還提到了梨、棠棣、獼猴桃、木瓜、山葡萄、甘蔗、榛子、栗子等水果或堅果。許多詩篇更是直接以水果命名,如《衛風·木瓜》《召南·甘棠》《魏風·園有桃》等。不過,這其中許多水果的味道和今天已大不相同。因為我們今天吃到的“古老水果”,多是經過後世人工嫁接培育出來的新品種。即便是古今皆有的水果,古人的食用方法和今天也不大一樣。比如酸酸的梅子,古人不把它當水果吃,而是烹飪時當作酸味調料。
漢朝時,張騫出使西域,開通了陸上絲綢之路。此後,大量的“進口水果”傳入我國,其中最具代表性的,當數葡萄和石榴。
早在商周時期,國人就已經食用山葡萄了。但這種葡萄是野生的,今人吃的大粒葡萄是漢代引進的歐亞種葡萄。西方國家栽培葡萄的歷史非常久遠,早在古希臘時期,葡萄便是西方人的日常經濟作物。張騫通西域後,歐亞種葡萄傳入我國。從此,“葡萄美酒夜光杯”成為了貴族生活的標配。東漢末年,孟佗還用一斛葡萄酒賄賂了宦官張讓,謀得了涼州刺史一職,足見葡萄酒的身價之高。
石榴原產於伊朗和巴爾幹半島,張騫出使西域時,將石榴種子帶回長安。從此,石榴被中國文化熱情接納,主要是因為其種子的顆粒特別多,這很符合傳統文化中“多子多福”的寓意。除了葡萄和石榴,漢朝的文獻中還出現了核桃等水果,它們也多是從西域傳入的。
蘋果在漢朝也已經出現,叫作“柰”或“林檎”。但和我們今天吃的蘋果完全不同,這種蘋果是綿蘋果,口感極差,古人種植它不是為了吃,而是放在屋子裡當香薰用。慈禧就特別喜歡蘋果香薰的味道,一年便能消耗十五萬個蘋果用來聞味。我們現在吃的蘋果,多是十六世紀英國培育出來的新品種,十九世紀末才引進到煙臺地區。“蘋果”一詞也是外來語,源於印度佛經上說的一種紅而甜的果子,其梵語音譯為“頻婆”。日本依然保留了中國古代對綿蘋果的稱呼,稱為“林檎”,寫法與發音都和中國古代一致。很多人愛吃的西瓜也是“進口貨”,原產於非洲。關於西瓜傳入中國的時間,眾說紛紜。這些說法中,傳入時間最早的是漢朝,最晚的是元朝,時間跨度長達千年。流傳最廣的說法見於北宋歐陽修在《新五代史》中所說的“雲契丹破回紇得此種”。契丹破回紇之役發生在遼代初年,此時距離唐末較近。考慮到外來植物的引種及推廣需要一定的時間,所以西瓜極有可能是在唐朝末年傳入我國新疆地區,爾後推廣到中原。 明朝時,鄭和下西洋,到訪許多亞非國家和地區,也嘗到了很多國人從未見過的新水果,比如被譽為“水果之王”的榴槤。鄭和的船員記載道:“有一等臭果,番名‘賭爾焉’(榴槤英文名durian的音譯)……若臭牛肉之臭。內有栗子大酥白肉十四五塊,甚甜美好吃。”顯然,鄭和船員被這種聞著臭、吃著香的奇異水果所吸引了。然而,這種美味的水果並未隨著船隊帶回中國。因為鄭和下西洋的目的是政治性的,是為帝王宣揚國威和炫富。所以,他們會為帝王帶回麒麟(長頸鹿),卻不會帶回榴槤和芒果這些“沒用的東西”。明朝中後期,中國開始閉關鎖國,進口水果與近代文明一起被中國人拒之國門之外。直到晚清,中國的國門被迫打開,更多的水果品種才源源不斷地進入中國,然後走進尋常百姓家。與西方相比,中國古人不太鍾愛水果。因為古人對植物的態度是“實用至上”,其最重要的價值是果腹。水果的成熟時間,基本上和糧食作物同步或者延後。有糧食吃了,誰還會惦記吃水果呢?中國古代的水果,要麼是詩歌裡的美好意象,要麼是烹飪時的輔助調料,要麼就是借用氣味的香薰用品。當然,愛吃水果的人還是有的,比如愛吃荔枝的楊貴妃。著名的荔枝品種“妃子笑”,就是一千多年前楊貴妃“代言”的。



蘋果、提子 一定有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