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702
  • 回覆: 2
  • 追帖: 1
  • 分享: 1
明代之亡,或啟於邊患,或啟於流寇,或啟於內政不修。你認為何者才是致亡之主因?試援引史實及申述己見加以評析。


答題大綱:
1. 明亡啟於邊患。
2. 明亡啟於流寇。
3. 明亡啟於內政不修。
4. 邊患源於內政不修。
5. 流寇源於內政不修。
6. 明自太祖至思宗朝內政不修。
7. 內政不修憾動國本,直接導致流寇,而邊患使軍事部署進退失據,流寇難平息而陷京畿。
(貼士:答題需包括對明亡於內政所導致的流弊作透徹的闡釋,並以具批判性的辯論,排除邊患及流寇兩者是導致明亡的關鍵性因素,故必需對明亡的經過有深入了解,才可評析「明亡實啟於內政不修」的說法完全成立。泛論明代滅亡原因或經過都會偏離題旨,而無法得出一個有關明代覆亡主因探討的最合乎邏輯的答案。)

[ 本帖最後由 M4A3E8 於 2022-12-3 13:28 編輯 ]



明代之覆亡原因眾多,絕非旦夕所導致。自明太祖廢相後,總攬大權,成為君主集權統治,皇帝從此定於一尊,六部皆聽命於皇帝。明成祖在靖難一役後奪得帝位,設立「內閣」,召殿閣大學士入閣議政,「內閣」成為宰輔。但明中葉以後,皇帝疏於政事,每事皆委於身邊的宦官。明孝宗以後,宦官掌票擬權,竊權專政,政風由是因循。明嘉靖年間,努爾哈赤以「後金」為國號,並以「七大恨」告天,見明季之頹勢,遂起兵叛明;遼事頻仍,加之以天災,百姓饑饉。朝廷開徵苛稅,又裁汰驛卒,終使百姓相率為寇;驛卒高迎祥、李自成起事叛明,卒為流寇;流寇連陷東南各省,地方軍缺餉,亦加入流寇的隊伍。公元1644年,李自成攻陷北京,明思宗於煤山自殺殉國,明朝正式滅亡。有言明亡啟於邊患;或啟於流寇;或啟於內政不修,現闡釋於下。

有言明亡啟於邊患可算是正確。自努爾哈赤於中國東北統一女真各部,建立「後金」後,儼如一個與大明政權分庭抗禮的部族政權。自努爾哈赤起兵叛明,並於薩爾滸之役大敗明軍後,明軍轉入戰略防禦,守勢已成。雖有「寧錦大捷」,但袁崇煥不為魏忠賢所喜,明室以王之臣代之。魏忠賢遭誅,思宗復以袁崇煥督師薊遼,明軍恢復強勢。袁崇煥因毛文龍不聽節制,設計誅之。因毛文龍親宦官,「閹黨」對他恨之入骨,合謀傾之。皇太極以遼西扼於袁崇煥,遂取道內蒙古攻北京,終為袁崇煥所挫,金兵退數十里。皇太極因縱反間,謂與袁崇煥有密約,朝臣遂誣袁崇煥引敵脅和,思宗惑之,將袁崇煥下獄並磔於市。袁崇煥被誅,清軍遂屢次入寇,明之邊防完全失去作用。孫承宗被撤,朝鮮降清,皮島亦陷,清太宗遂以多爾袞、岳托分道侵明,盧象昇督師迎敵,戰死於鉅鹿。清兵圍錦州,洪承疇被俘,明軍十三萬勁旅降清,註定明室的覆亡。祖大壽以錦州降清,明乃以吳三桂守寧遠,明軍主力退守關南之地,山海關外,只餘數城。兵部尚書陳新甲主和,思宗命其秘密進行,然事洩而言官譁然,思宗怒誅陳新甲,議遂不行。其後清軍復入侵,毀長城南下,直至山東,連陷八十八城後退兵。當李自城攻陷北京之際,援明守將吳三桂引清兵入關,清軍得以入主北京。故曰「明亡於邊患」亦有其道理。

有言「明亡啟於流寇」也算是正確。明思宗在位時,經濟凋弊,天災連年,復有瘟疫肆虐,民不聊生,相率為寇。朝廷因遼事開徵苛稅,剿匪之事且急,於是開徵「遼餉」、「練餉」及「剿餉」,「三餉」加派,更裁汰驛卒,被裁驛卒與缺餉軍士合流而成流寇。及至高迎祥、張獻忠、李自成聚眾起事,流寇卒成反明之亂軍,到處流竄。數十年間,地方官府加緊征剿,惟征剿有餘而力不足。亂軍由農民軍組成,戰鬥力強,官軍力有未逮。國庫枯竭,衞所兵缺餉嚴重,又受困於兵籍,無法往別處謀生,將士譁變,轉投李闖亂軍,壯大了流寇的聲勢。在此消彼長下,地方再無勤王之兵,流寇以戰養戰,勢不可擋。由貧民、白蓮教教徒、被裁驛卒及缺餉衞所兵組成的亂軍連戰皆捷。李自成於公元1644年攻陷北京,宦官曹化淳開宮門迎之,明政權因流寇陷京師而告覆亡,故流寇是直接使明室傾覆的原因,曰「明亡啟於流寇」乃有其合理之處。

有言「明亡啟於內政不修」也算是合理。明太祖廢除宰相,總攬朝政大權,使始後施政有賴於君主賢愚。明成祖於靖難之役後奪得帝位,開始寵信宦官,但成祖勤於政事,尚且不會每事委於宦官。成祖設「內閣」,召殿閣大學士入閣議政,有架空六部之意。「內閣」有宰輔之名而無宰輔之實,閣員無一不入翰林,缺乏政務經驗,難以輔助皇帝執行政令。憲宗時,交由宦官代為票擬,皇帝疏遠內閣,宦官擅政由此而起。宦官專政弄權,復以「廠衞」監察百官,官吏懼怕得究,於是因循辦事,以致政事廢弛。雖張居正欲透過改革整飾吏治,但神宗罷絀一切改革,由「閹黨」把持朝政,朝中善類一空。迄至明亡,內政不修之局面並無改變,故曰「明亡啟於內政不修」亦屬合理的說法。

然明代邊患源於內政不修。英宗朝土木之變後,明廷既沒有修築長城,也因武將集團殆盡,改以高階文官擔任元帥,鎮守邊防。此等高階文官大都滿腹經論,鮮有豐富作戰經驗,根本難以指揮明軍抵禦外敵。嘉靖四十四年,努爾哈赤統一女真各部,建立「後金」,於東北迅速堀起,明廷依然亳無具針對性的軍事政策,僅以由翰林院出身的楊鎬、孫承宗、袁崇煥等文官任「遼東經略」,並以「遼東經略」駕馭頗具實戰經驗的總兵。明季財政枯竭,朝廷再無改善邊兵武備之官銀,以致邊兵武備廢弛。將兵存在隔閡,各自為政,「遼東經略」亦不信任總兵等軍官,邊兵組織煥散,戰鬥力日降。袁崇煥被誅,金兵之大敵既除,屢次入侵。及後皇太極改國號「清」,命多爾袞、岳托率兵大舉侵明,
明軍因袁崇煥已死,以洪承疇守錦州,清軍久攻不下,改以圍困策略應付。清軍圍錦州,洪承疇自知無力再戰,遂帶領十三萬兵士降清。洪承疇被俘,明軍敗局已定,再無逆轉之態勢。清兵再次入侵,祖大壽降清,孫傳庭戰死,明軍主力已退守關南之地,關外只餘數城,防守薄弱,根本無力抵抗來犯之清軍。明將吳三桂引清兵入關討李自成亂軍,清人正式入主京師並取而代之。明廷忽視邊患,以至其後只可採取消極防禦之策,未有主動出擊關北一帶,以致清軍可乘機入寇。京師門戶頓開,清兵如入無人之境。故言之明亡啟於由邊患直接引致之內政不修,而邊患實源於軍事政策之失誤。

雖有言明亡啟於流寇,但流寇始於內政不修。明季以來,未有改革舊制之「變法」,張居正改革只以官員考績制度出發,六部之權仍在皇帝,「內閣」並無實權,形同虛設。「廠衞」令百官不敢有所作為,政風因循,加上宦官掌票擬權,把持朝政,使劣政一直維持至明末。熹宗朝提督宦官魏忠賢專擅朝政,「閹黨」遍及全國,黨羽擾民,百姓苦不堪言,相率為盜。明廷不體恤民情,反而裁汰驛卒。土地兼併嚴重,天災頻仍,衞所兵無法屯田以給養,亦因缺餉嚴重,無法脫離兵籍以另謀生計,故衞所兵亦加入流寇的隊伍,壯大其聲勢。流寇起自陜西,於熹宗朝開始擴散中原各省,起初以張獻忠之隊伍最大,及後李自成堀起而成為另一支反明流寇的隊伍。明廷既不欲與外夷妥協,又不欲與流寇妥協,軍隊兩頭皆失,地方亦再無勤王之兵,強大的民變隊伍便由南部各省北上直搗中原及北京;李自成振臂一呼,帶領亂軍攻入京畿,北京終為流寇所陷,明崇禎自殺殉國,故流寇是直接導致明室傾覆的原因,而流寇亦源於明室內政不修。

明代內政不修憾動國本,直至明季亦無善政,直接導致流寇,而邊患使清軍入寇。應付邊患及流寇,明室軍力失衡,進退失據,流寇難以平息而陷京畿。京畿失陷,明政權亦同告滅亡。基於以上各點闡釋,始可確定「明亡實啟於內政不修」之說完全成立。

[ 本帖最後由 M4A3E8 於 2022-12-6 15:52 編輯 ]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