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1,670
記得二十年前的自己很熱愛足球,對足球有一團火,每次落場踢都好有鬥心,而且好有理想,好想成為職業足球員,亦得到過其他人的讚賞。我記得果陣踢波目標清晰唔會有雜念,腦裡面只會諗我要點樣扭過對手同制造入肉攻勢,一切都好正能量。但係衣個狀態大約維持係9幾年尾至2003年暑假,我記得2003年9月左右馬會開設足球博彩,我就跟朋友貪玩去試下買波,當時買完岩岩開始冇咩影響,但係慢慢我覺得有一個好唔健康的思想侵入左之前清晰的足球思維裡面,因為自從識買波後就學識波膽,賠率,主客和,衣d野係2003年之前只根本係冇既,以前踢波根本唔會念衣d野,但自從知道衣d野之後就好似種左粒毒瘤係自己身到,慢慢咁蠶食自己既熱情意志,覺得足球變得世俗,有時候落到場不其然會念起衣d賭波野,影響表現,變得好似冇咁熱血。之後過左幾年因為會考同冇咩門路入會後就慢慢放棄衣個夢想。如果而家時光倒回19年前,我一定唔會去買我人生第一場波。最近世界盃,所以突然勾起好多以前既往事,經歷左差唔多二十年,而家回頭念返,比起社會上一般既工作,我都係比較鍾意和適合做足球員。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