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4,373
商業帝國崩塌,輿論場失聲。

撰文 | 薛亞萍

編輯 | 趙晉傑

來源 | 盒飯財經(ID:daxiongfan)

久不露面的王思聰,又從公眾視線裡退了一步。

近日,企查查信息顯示,王思聰全資持股的珺娛(湖州)文化發展中心新增了簡易註銷公告,這家公司是上海熊貓互娛文化有限公司的第一大股東。

這也是今年以來王思聰註銷的第3家公司了,其餘兩家分別是北京香蕉計劃體育文化有限公司,和正在進行註銷備案的上海水晶荔枝娛樂文化有限公司。

企查查信息顯示,王思聰曾擔任21家公司的法人代表,不過截至目前,仍處於經營狀態的公司僅剩下9家。而王思聰的投資大本營普思資本,也在近幾年減少了對外投資。據IT桔子,2020年至2022年,普思資本三年時間投資了5家企業,其中2020年和2021年每年只投資了一家企業,而在2015年-2018年,平均保持每年15個項目的投資。


不斷註銷和減少對外投資的消息,都在傳達著一個信號,王思聰的商業版圖逐漸失守。隨著王思聰投資版圖中所建立的“三大支柱”——熊貓TV、香蕉計劃、IG俱樂部的節節敗退,王思聰的創業巔峰也逐漸湮沒在了歷史洪流之中。

步步失守的不只是商業版圖,隨之淡去的還有王思聰在輿論場上的身影。正如這次公司註銷的消息,都沒能讓王思聰登上微博熱搜。

上一次王思聰登上熱搜引起全網討論還是四個月前,當時王思聰被爆卸任萬達董事一職。除此之外,無論是王思聰的桃色新聞,還是投資事業遇阻,都難以讓他重回輿論話題中心。

十二年前,剛剛留學回國的王思聰,拿著老爸給予的5億元創業資金,將半個娛樂圈攪動得風起雲湧,被賦予了“娛樂圈紀檢委”“王校長”等名號。任娛樂圈斗轉星移,網紅小王的地位巋然不動。


王思聰

但是無論“娛樂圈紀檢委”,還是“首富之子”的標籤,多是他2019年之前的風光,那不僅是王思聰的狂歡時代,也是其父王健林的時代。2019年之後,王思聰鮮少活躍在大眾面前,直到今年4月在微博上失言而被禁言。

與逐漸褪去網紅光環的王思聰相比,十年前助其打開互聯網江湖聲名的張蘭、汪小菲,如今依然是熱搜榜上的常客,繼續揮舞著網紅流量大棒來經營自家的生意。


張蘭、汪小菲母子最近一段時間頻上熱搜的情景,讓一些人開始懷念當年那個手撕母子二人的王思聰,“如果王思聰還在,不得佔幾個熱搜啊”。

然而,十年已過,汪小菲和張蘭仍在輿論場上縱橫,反觀王思聰,卻逐漸消失在輿論場中。

時間回到2011年,汪小菲和大s在海南的婚禮舉辦得浩浩蕩蕩,由於過於奢華引起了爭議,張蘭便跳出來說,酒店是萬達贊助。這讓小王同學忍不住了,隔空開撕汪小菲,拆穿張蘭謊言,“我父親都不知道俏江南的董事長姓張”。


彼時,剛留學歸國不久的小王同學,頭銜還只是王健林之子。雖然王健林剛剛登上首富位置,一時間風光無兩,但是小王同學在互聯網江湖上還沒有打出名氣。炙手可熱的女明星、京城四少之一,首富之子,這場罵戰引起的關注度,直接讓王思聰一戰成名。

此後,王思聰更是樂此不疲地炮轟娛樂圈,享受聚光燈下的一切曝光,參與到各種網絡論戰之中。

幾乎半個娛樂圈都被王思聰點評過:在微博上諷刺某冰為毯星;在吳秀波翻車時吐槽其渣男;笑而不語“點評”鹿晗演技;揭露王菲高價演唱會門票背後的內幕;鞠婧禕、吳佩慈、張馨予等明星也都被他陰陽怪氣過。

如此接地氣的形象,不僅給王思聰帶來了諸多好感,被網友稱之為“有錢的屌絲”,而且讓他獲得了“娛樂圈紀檢委”的名號。王思聰還把這種直言不諱延伸到了商業領域,吐槽雷軍英語講得差,批評共享充電寶創業沒有希望,怒罵京東“店大欺客”。

瘋起來,還要拆父親老王的臺:王健林接受採訪時說“其實我挺有文化”,轉頭小王就說“我的父親16歲就當兵了,很難有文化”;有主持人說老王一天的行程很辛苦,小王毫不客氣踢翻這碗雞湯“就是那天特別辛苦被髮出去了,不要信這種謠言”;老王對足球愛得深沉,小王就能在微博上大罵“現在搞足球的都很二”。

但是罵歸罵,小王還要仰仗老王的風光。2016年,王健林家族登上《胡潤百富榜》榜首,成為中國首富。也是這一年,老王說出了那句凡爾賽經典語錄:“先定一個小目標,比方說,先掙它一個億”。


那時候,頭頂首富之子身兼“娛樂圈紀檢委”的王思聰,和父親在公開場合的不經意互動以及關於是否“繼位”萬達都是流量話題,老王和小王也成為了互聯網熱搜的常客。

然而,當房地產行業的寒氣襲來,老王低調了起來,不再是“先定一個億小目標”的國民公公。2019年,事業迎來轉折期的小王,也不再是“娛樂圈紀檢委”,很長時間不再對公眾事件發表評論,正如微博簡介改為了“為人低調的網紅小王”,大半年都沒有發言。

直到2021年,網紅孫一寧曝光了她和王思聰的聊天記錄,外界開始質疑其一手塑造的”娛樂圈紀檢委“和接地氣人設。

人設的崩塌是一方面,央媒的點評又是另一方面。這件事引起兩大官媒發聲,央媒對這出“鬧劇”用“遊走在法律與道德邊緣”來形容;《法治日報》也發文點名孫一寧為“黑料網紅”。

此事過後,王思聰又一次在微博上玩起了沉默。然而,今年4月,沉默許久的王思聰還是沒忍住,在微博上轉發了一則有關連花清瘟膠囊的消息,並配以“證監會應嚴查以嶺藥業”等言論,在網絡上引起軒然大波。雖然小王很快就刪除了博文,但是微博賬號還是被封了,點進去只能看見“該賬號已無法查看。”

據三言財經報道,當時還有博主爆料稱,王思聰被全網封禁,包括微信朋友圈權限。一位王思聰微信好友也稱,已經看不到王思聰朋友圈了。


輿論場上的退出,讓王思聰“娛樂圈紀委書記”“王校長”的形象逐漸成為活在大眾回憶裡的標籤。今年1月,王思聰在網上開了直播,直播間裡還有不少粉絲給他刷禮物。

雖然王思聰還在,但早已不再是那個敢怒直言的網紅小王了,也幾乎很少再看到王思聰和不同網紅之間的桃色新聞,即使偶有爆料,也很難再引起網絡上的大範圍討論。


與王思聰在輿論場上一同消失的,還有他一手建立的娛樂帝國,後者的崩塌是從熊貓直播的破產開始的。

2019年3月,熊貓直播官網發佈公告,宣佈正式關站。早在2018年,王思聰就把自己所持的40%熊貓直播的股份對外出質給了一家“360系”公司。


在王思聰的商業版圖中,熊貓直播的分量不可謂不重。處於直播紅利期的熊貓直播,靠著王思聰自帶的流量,很快就殺出重圍,與鬥魚、虎牙基本形成三足鼎立之勢。只可惜,熊貓直播管理不力,暴露出了資金鍊短缺、內部派系鬥爭林立等問題,最終被市場淘汰。2019年底,王思聰的普思資本自曝投資虧損20億元——“熊貓互娛近20億元鉅額投資損失全部由普思資本及實控人承擔。”

也是在2019年,王思聰所持的多個企業股權都遭遇了“凍結”,就連王思聰的大本營普思資本的股權也遭遇凍結,甚至王思聰還成為了被執行人,被下達了限制消費令。

覆盤王思聰創業踩中的幾個風口,雖然靠著王思聰的流量,和他“首富之子”的身份掙得了一些名聲,但是也因為經營不善使得這些公司相繼陷入了危機。

王健林在一次採訪中就曾透露過,“管理企業很辛苦,王思聰可能不願意吃這個苦。”

香蕉計劃,是王思聰勇闖娛樂圈的產物。2015年,王思聰在上海創辦香蕉計劃文化發展有限公司,旗下還包括香蕉計劃電子遊戲、香蕉計劃演出經紀、香蕉體育文化及香蕉計劃影業等諸多板塊。

王思聰本著一種“不為賺錢只為電影”的初心踏進了這個行業,香蕉計劃發佈之時,半個業界大佬都來站臺,場面可謂是風光無限。那時候的王校長,頂著“娛樂圈紀檢委”的名號,勢要在娛樂圈闖出一片天地。

然而,香蕉計劃也陷入了和熊貓直播一樣的問題:管理不善,最終王思聰的娛樂帝國也隨之土崩瓦解。彼時,香蕉計劃最為出圈的高光時刻也停留在了2018年,王思聰現身《偶像練習生》總決賽現場,為來自香蕉計劃的練習生加油打氣。

2021年1月,王思聰退出上海香蕉計劃電子遊戲的公司股東及監事,緊接著,香蕉遊戲傳媒也被英雄體育VSPN收購。香蕉影業甚至遭到了編劇劉曉峰的公開討薪,在微博公開發文稱自己被王思聰的香蕉影業拖欠80萬元版權費。



2022年4月,北京香蕉計劃體育文化有限公司企業狀態變更為“註銷”。今年7月,王思聰和林更新成立的上海水晶荔枝娛樂文化有限公司,也進入了備案註銷階段。

而先於熊貓直播、香蕉計劃之前,讓王思聰寄予厚望的電子競技“IG戰隊”,也如流星般在短暫的高光之後轉瞬即逝。2011年,剛回國不久的王思聰意氣風發,強勢進入電子競技領域,推出IG電子競技俱樂部。那時候,王健林也剛剛投資了中國足球5個億。兩代人都對這兩項在中國不被看好的體育運動充滿了希望。



IG戰隊奪冠 圖源:英雄聯盟官網

不負眾望,2018年,韓國仁川,IG戰隊奪得了當年的英雄聯盟全球總決賽冠軍。然而如同流星隕落,王思聰花七年時間打造的一個冠軍,只用了兩年就面臨著公司註銷、團隊解散等傳聞。

2020年8月,來自IG戰隊的星雲Kreossan在微博上發文稱“一覺睡醒居然快被失業了”。原來,當時IG戰隊在北京的母公司北京艾極科技有限公司申請了註銷。而王思聰和IG在微博上的互動也越來越少,以致於2021年有人在虎撲上靈魂發問“王思聰為啥不管IG了?”有人在底下評論到“他家都自身難保了”。



IG的隕落,與高層的管理水平有關。當時的IG不僅拿下了國內第一個Ti不朽盾,還拿到了LPL第一個S賽冠軍盃,但還是免不了曾經的王牌選手接連離隊。而當年在IG奪冠現場,一張王思聰吃著熱狗的照片,也成為了IG戰隊最後的絕唱。

王健林曾在央視財經《你從哪裡來》裡提到過,允許王思聰失敗兩次,“但不能失敗第三次,失敗第三次他要回來上班”。現如今,隨著王思聰“熊貓直播”“香蕉計劃”“IG戰隊”逐一倒下,外界都在等待王思聰何時將會回到萬達接班。



然而,今年8月底,卻傳來了王思聰不再擔任萬達集團董事的消息。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顯示,大連萬達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發生工商變更,王思聰卸任董事職務。今年2月,王思聰還卸任了萬達集團旗下的電商平臺——上海新飛凡電子商務有限公司董事一職。



王思聰從高調到隱退的背後,也暗含了萬達和王健林從高峰到低谷的變化。

五年前,萬達面臨著信貸危機,王健林瘋狂甩賣資產。據報道,2017年,萬達以超600億元的價格賣掉了旗下77家城市酒店、13個文旅項目的91%股權。當時老王還對接盤俠孫宏斌說,兩年內,這筆交易可助力融創進入房地產企業收入前兩名。

隨著資產的甩賣,老王不僅低調做事兒,更是低調做人。小王也低調了許多,隨著自身事業的跌宕起伏,“創業失敗就回家繼承家產”的劇本似乎就要成為現實。

然而五年過去,當房地產同行們還在陷入流動性危機之時,萬達卻已經逐漸恢復了元氣。在今年4月發佈的《2022胡潤全球房地產企業家榜》中,王健林家族以1050億元財富重回財富榜第五名。

不僅如此,王健林甚至充當起了白衣騎士。根據第一財經報道,今年以來,建業集團將旗下全部商業項目運營權交給萬達商管,鑫苑置業旗下的多個商業項目也轉交給了萬達方面經營託管,萬達還將接管合肥商業爛尾項目萬泓中心。

與此同時,王健林逆勢重組的萬達商管也已經提交了赴港上市招股書。據報道稱,萬達商管Pre-IPO融資時估值已達1800億元。

而在最近的卡塔爾世界盃中,萬達也火了一把,作為本屆世界盃最大的中國贊助商,萬達可在任何時間和地方使用FIFA及其所有賽事活動商標進行營銷宣傳。

加之整個房地產行業重新迎來了救市信號,11月份以來,支持房企融資政策利好頻出。監管層支持民企融資的“三支箭”射向了房地產市場,這意味著時隔多年,監管層恢復了上市房企和涉房上市公司再融資。11月23日,央行、銀保監會也發佈了“金融16條”,要求按照市場化原則滿足房地產項目合理融資需求。

隨著萬達的復甦,已經34歲的王思聰會不會重現高調,回到大眾視野中呢?這個問題暫時還需要時間給予答案,不過可以確定的是,即使不再是網紅小王,王思聰的生活依然豐富多彩,仍然活躍在各路人馬的“偶遇”中,打卡各類日料店,和緋聞女友逛街購物,甚至是揹著鋤頭到鄉下體驗農活。



參考資料:

《王思聰十年踩的“坑”》南方週末

《王思聰的三十而立》華商韜略

《王健林還沒退休,王思聰先退出了》中國企業家雜誌

《五年命運轉折,王健林的萬達迎來關鍵時刻》第一財經

《王思聰疑被全網封號:微博號沒了!微信疑被限制登錄,朋友圈也看不到了!》三言財經

《TheShy等6人接連離隊、昔日冠軍戰隊原地解散,王思聰帶不動iG了?》瀟湘晨報

《萬達殷實的輕資產“家底”,讓王健林重回首富》WIN商業地產頭條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其他/張蘭依舊笑風雲,江湖已無王思聰/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