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214
劃重點

- 1國王哈馬德上位之後,發動了一系列改革:為了擺脫對沙特的依賴,他開始在中東謀求區域平衡。
- 2哈馬德大力主導開發天然氣資源,特別是通過液化天然氣技術,使天然氣成為卡塔爾經濟第一引擎。
- 3從錢切入去理解這個國家,對這個國家不公平。卡塔爾富裕是努力的結果,而不是躺在天然氣上面隨便就可以把錢拿過來。
- 4卡塔爾不僅創辦半島電視臺,接連舉辦國際體育賽事,還在地區衝突中扮演中間人和調停者的角色。

作者:張小珺

小國卡塔爾的國家轉型起源於一場政變。

1995年——建國24年時,時任卡塔爾王儲發動不流血宮廷政變,廢黜父親王位,自己奪取政權。這時卡塔爾陷於因石油價格下跌導致的凋敝中,有天然氣資源但沒加以開發,國家政策趨於保守,外交也高度依賴緊鄰的區域大國沙特阿拉伯。

新任埃米爾,也就是國王哈馬德·本·哈利法·阿勒薩尼(以下簡稱哈馬德),隨即發起一系列改革措施。

其中最有影響力的改革有幾點:其一,為了擺脫對沙特的依賴,他開始在中東謀求區域平衡,和伊朗等國結盟。要知道,在宗教上卡塔爾和沙特最近,都信奉伊斯蘭教的瓦哈比派,屬於遜尼派裡極端保守的。但它與阿拉伯國家素有不和、信奉什葉派的伊朗展開了親密關係。

與此同時,它也積極謀求美國的軍事保護——美國在卡塔爾建立了中東最大軍事基地,卡塔爾為其提供資金和免費服務。美國也將卡塔爾視作軍事要塞,由於位置特殊,它相當於美軍中央司令部的前哨。

其二,哈馬德大力主導開發天然氣資源,特別是通過液化天然氣技術,使天然氣成為卡塔爾經濟第一引擎。

其三是構建國家品牌。他們不僅創辦半島電視臺,接連舉辦國際體育賽事,還在地區衝突中扮演中間人和調停者的角色。

以上三點都是彼此依存的關係,缺一不可。政治、經濟、外交斡旋、品牌——在緊鑼密鼓的系列措施下,卡塔爾才成為今天一個有國際知名度的彈丸小國。本屆豪斥2200億美金、史上最昂貴世界盃,是這個僅獨立建國51年的小國家,面向世界構建政經影響力的交匯口。

就在卡塔爾籌備世界盃期間,2017年沙特、阿聯酋、巴林、埃及等國以支持恐怖主義並破壞地區安全為由,與卡塔爾斷交,實施全面制裁和封鎖,到去年該危機才緩和。在這個時間點,這場首屆在中東地區舉辦的世界盃,有哪些更深層次的政經隱喻?對此,我採訪了北京大學中東研究中心主任吳冰冰和上海外國語大學中東研究所教授丁隆。兩位教授對卡塔爾的政治外交都有長期的深入研究。

“從錢切入去理解這個國家,對這個國家不公平,”吳冰冰說,“大家都知道卡塔爾有錢、有錢、有錢,老是關注它的錢,忽視了它的人,忘記了這些錢都是人的努力得來的。你得知道人家有思想才走到這步。”一個常見偏見是,並不是有資源就能成為富國。

丁隆提到,不久前卡塔爾與中國簽署為期27年的液化天然氣LNG長期購銷協議,在目前俄烏局勢下歐洲各國都在積極爭取卡塔爾能源,最終卡塔爾選擇中國,這符合它的利益。它在基礎設施、科技、新能源等方面都需要中國。

可以看到,這個小國家從依附區域大國沙特,經過20年多年,現已越來越多地參與國際政治遊戲中。

這場體育賽事裡隱藏了,遠比我們看到的金錢和體育要複雜而微妙的力量角逐。

01

不是有資源就能成為富國

騰訊科技:有人說,卡塔爾是一個除了富翁就是超級富翁的國家,當地的真實社會狀況是怎樣的?

丁隆(上海外國語大學中東研究所教授):卡塔爾沒有窮人。任何一個卡塔爾人都是富裕的。他們喜歡換車,豪車、跑車特別多,很多家庭每年都買,買車在他們國家很便宜,就像咱們買自行車一樣。

我去過卡塔爾7-8次,本地人過得“跟皇帝一樣”。醫療、教育,包括到海外留學和看病,都是政府買單。甚至土地。在卡塔爾,公寓是外國人住的,本國人住別墅。他們講求有一塊地。你要是結婚,有錢當然就自己建。要是沒錢?政府無息貸款讓你蓋房子——這個錢很可能是白給,沒準你不用還。

騰訊科技:為什麼?它還是貸款啊。

丁隆:說是貸款,但趕到某個節日——比如建國50週年,或者埃米爾登基10週年——就豁免了,貸款就不用還了。

騰訊科技:太誇張了。

丁隆:卡塔爾是極其富裕的國家。從地圖上看,它是彈丸之地。面積很小,只有1.15萬平方公里——和中國青島差不多。首都多哈還沒朝陽區大,2小時就逛完了。它的人口外國人85%、本國人只有15%(本國人只有30多萬人口)——外國人和本國人倒掛,外國人主要來自南亞和其他阿拉伯國家,是去務工的。而它富裕得益於油氣資源豐富。

卡塔爾石油儲量在世界排第13位。更重要的是天然氣,總儲量排世界第3(第1是俄羅斯,第2是伊朗)。它的天然氣儲量是24.7萬億立方米,石油儲量是25億噸,石油不是特別多,天然氣異常豐富。GDP去年2213億美元,而今年上半年的油氣出口收入就達到約2000億美元。另外,LNG液化天然氣是一大特色,產量和出口量曾長期位居世界第1。如果算上外籍的常駐人口大概人均GDP是6.8萬美元,但刨除外國人,只算本國人,早就是世界第一了。

騰訊科技:這個國家是如何一步步變得這般富庶的?

吳冰冰(北京大學中東研究中心主任):這裡容易有個誤讀:不是有資源就自然而然可以成為一個富國。卡塔爾財富最核心來源是對天然氣資源的開發。我們都知道1995年上一代的埃米爾(哈馬德)政變上臺推翻了更上一代(哈利法),此前卡塔爾雖然有天然氣資源,但並沒有進行大規模開發——不是不知道有資源,而是沒有開發資源。

我們需要建立一個理念。開發天然氣要有鉅額投資,投資包括對天然氣田的開發、相關基礎設施建設、船隊建設、市場對接。而且,90年代天然氣不像現在是全球能源消費重要的組成部分。那時開發天然氣投入鉅額,但市場遠遠不如原油市場那麼穩定、明確,所以開發天然氣是一個重大戰略決策,需要在對全球能源產業發展、國際市場發展的認知基礎上才能做出來,背後是決策者的擔當。你想卡塔爾1995年之前並不富裕,花那麼多錢開發天然氣有高度風險,也要融資。

所以,雖然卡塔爾的財富根基雖然是天然氣,但不是簡單的你有天然氣資源,更多是人的因素。

騰訊科技:這個很有趣。資源豐厚和國家富有不是劃等號的關係。

吳冰冰:沒錯。卡塔爾富裕是努力的結果,而不是躺在天然氣上面隨便就可以把錢拿過來。

對於卡塔爾,國家發展天然氣產業的長期理念是全產業鏈把控,就是從勘探開發到基礎設施建設到船隊——船隊運輸也很複雜,除了船,還有管理、保險、金融,因為資金量太大,能源產業天然是跟金融產業對接的。你可以想象,天然氣的開發帶動了卡塔爾全產業鏈發展。它不是靠外國的資金、技術、人員、經驗挖出來賣出去運走就可以,不是這樣的,是要把它變成卡塔爾影響全球經濟甚至政治的一種工具和手段。

對於有的國家來說存在“資源的詛咒”。你有很多資源,帶來很多資金,變成市場和消費,然而待資源枯竭之後,整個國家陷入貧困凋敝。

騰訊科技:說到“人的因素”,卡塔爾國家轉型和經濟發展很大程度得益於前任埃米爾:哈馬德。43歲時,他作為王儲發動宮廷政變,廢黜父親、自己篡權奪位,成為卡塔爾第9代埃米爾。在任期間他推行了什麼政策?以及,如何評價他?


(圖:卡塔爾前任埃米爾哈馬德,在任時間1995-2013年)

吳冰冰:哈馬德是把卡塔爾從傳統、封閉、落後推動到現在至少我們感覺是一種比較發達、融入國際社會狀態的人——他的推動力是最核心的。他有一套理念,擔任王儲時就形成了,只不過需要把握住權力後推行,他在那個節點讓父親離開。如果只是為了權力競爭,帶不來這種改變。

第一是以巨大的勇氣和決心冒風險開發天然氣。

第二是用了幾十年有章法、一步步推進教育事業。卡塔爾以前就一個卡塔爾國立大學,在他的推動下,卡塔爾有了“教育城”,Education City。不是說把外國大學拿到卡塔爾複製一下,他精挑細選了美國6所、英國1所、法國1所,共8所大學的一個學院。比如康乃爾大學的醫學院、美國西北大學的新聞傳播學院、美國喬治城大學的國際事務學院,它只要一個學院來多哈建分校,8個大學的8個學院就組建了一個新大學。這些學院集中在一片區域,叫教育城,卡塔爾提供土地和資金。同時,把國家圖書館放在教育城裡,再設研究生院。這次又在教育城修建一個世界盃場館,為它提供設施。

第三,在外交上推行了地區平衡政策。在哈馬德父親那一代,卡塔爾對於沙特阿拉伯是比較依賴的外交政策。卡塔爾開發能源對於沙特來說有競爭關係。你不打破格局能開發天然氣嗎?所以,開發天然氣背後意味著對卡塔爾傳統外交政策的調整:要搞地區平衡,不能依賴於單一的地區大國沙特。在哈馬德任上,卡塔爾開始在土耳其、沙特、伊朗之間找平衡。平衡中你就能擺脫依賴,擺脫依賴才能自主發展,而要發展就得有人才和外部環境。這是組合拳。

丁隆:哈馬德是很有雄心的領導人,他不滿足卡塔爾是默默無聞、無聲無臭的國家,所以銳意改革。他上臺後做了很多大事情,除了大力地在天然氣行業投資,還有比如提倡婦女權益、建立半島電視臺、在國內實施經濟多元化。卡塔爾國家的轉型主要發生在哈馬德時期。

騰訊科技:這次卡塔爾世界盃給一部分人的印象是中東土豪、“人傻錢多”。其實不能這麼看。

吳冰冰:從錢切入去理解這個國家,對這個國家不公平。大家都知道卡塔爾有錢、有錢、有錢,老是關注它的錢,忽視了它的人,忘記了這些錢都是人的努力得來的。你得知道人家有思想才走到這步。所以,“人不傻錢多”。

02

權力的遊戲

騰訊科技:卡塔爾在中東地區採取平衡政策,在世界大國之間呢?它怎麼斡旋於大國中?特別是美國在卡塔爾設立駐軍基地,它的安全依靠美國,怎麼獲得對美國說“不”的權力?

吳冰冰:在大國之間它也在尋找某種平衡。不可能完全實現大國平衡。美國針對卡塔爾提供安全保障、軍火供應,在卡塔爾建有軍事基地。不論你喜歡不喜歡,這個軍事基地幫卡塔爾鞏固了美國和卡塔爾的關係。

一定要指出來,在歐洲和烏克蘭危機目前這個格局下,卡塔爾能和中國簽訂這麼大的天然氣合同也要面對巨大挑戰(11月21日,中國石化與卡塔爾能源公司簽署為期27年的液化天然氣LNG長期購銷協議,卡塔爾將每年向中國石化供應400萬噸LNG)——它完全可以輕鬆地把這些天然氣賣給歐洲。

騰訊科技:它為什麼選擇中國?

吳冰冰:因為中國、日本、印度、韓國是它長期戰略夥伴。

歐洲是俄羅斯的長期夥伴,這樣才形成歐洲對俄羅斯天然氣的依賴,結果是今天大家要離開俄羅斯天然氣必須得找大量替代。卡塔爾本可以將此視作黃金機會,但它看重傳統夥伴關係,沒有因為突然出現的巨大市場空間和利潤機會就放棄傳統夥伴。

在俄烏關係和歐洲天然氣緊缺的格局下,之前德國總理去卡塔爾訪問過、英國領導人去訪問過、法國也去訪問過,而最終卡塔爾把大量合同交給中國。不能說它選邊站,它在維持長期夥伴關係,而不把短期收益作為著眼點。它跟美國有安全合作,跟中國有緊密能源合作,這不顯然是大國平衡嘛?

反過來,它沒有尋求在歐洲替代俄羅斯,這也是卡塔爾對俄羅斯關係的一種空間和轉還。如果借這個機會全力以赴地在歐洲市場替代俄羅斯天然氣,卡塔爾和俄羅斯的關係就是競爭,甚至可能因此產生地緣政治問題。這個戰略眼光不一般——得面對多大壓力、誘惑,才能採取這樣理智而剋制的政策。

總結來說,它的外交政策是雙層平衡:大國平衡和地區平衡。

丁隆:補充一點,卡塔爾發展和中國的關係,符合它的利益。世界盃這一次很多場館,是中國公司建的。世界上有哪個國家有這個能力短短几年在沙漠那麼惡劣的氣候環境下完成這麼大的工程?只有中國。它在基礎設施、科技、新能源等方面都需要中國。

騰訊科技:在中東地區平衡策略上,卡塔爾具體採取了哪些做法?

吳冰冰:它願意將資金拿出來,在不同地區衝突中扮演斡旋者角色。在斡旋衝突的時候得有激勵機制。你協調半天,大家按照你的建議達成衝突降級或和平計劃,那激勵機制一定在於戰後重建、經濟援助——總要有資金投入。卡塔爾用它巨量的資金推動地區熱點問題的降溫。最突出的是去年在索馬里和肯尼亞之間斡旋,兩國恢復了中斷的外交關係。在巴勒斯坦和以色列、加沙和以色列的衝突中,卡塔爾也發揮了關鍵作用,讓其停火、降級。所以,卡塔爾是扮演了一個願意用它的金融實力轉化成外交影響力,且外交影響力相對是以積極的為主,通過斡旋降級或者解決衝突。

丁隆:2013年,它允許塔利班在多哈設立辦事處,主持了美國和塔利班的談判,最終2020年達成協議。卡塔爾是跟塔利班人關係最密切的一個國家,所以說國際上現在解決阿富汗問題第一站不是去坎布爾,而是去多哈,它成了解決阿富汗問題的國際談判中心。

它能這麼做,也取決於它沒有安全風險。美國在卡塔爾設有兩個軍事基地,是美軍在中東最大的軍事基地。軍事基地是它花錢給美軍建立、免費提供服務。再有,它還跟土耳其關係密切,土耳其在卡塔爾也設有軍事基地。

騰訊科技:2017年,就在卡塔爾籌備世界盃期間,中東爆發了一次“斷交風波”。沙特、阿聯酋、巴林等國集體與卡塔爾斷交,其中一個原因是卡塔爾與伊朗關係密切。首先它為什麼和伊朗親密?

丁隆:卡塔爾跟伊朗隔海相望,卡塔爾的天然氣氣田跟伊朗連為一體,所以它必須維持和伊朗的關係。伊朗國力和軍力遠遠在卡塔爾之上。卡塔爾的策略是正確的,它跟伊朗搞好關係,能夠開採油氣,一旦哪天關係搞僵、禁用,伊朗派兵過去把氣田全給佔了,這個國家可能就麻煩了。

騰訊科技:斷交危機的爆發還有其他更深層的原因嗎?後來出於什麼緩和且卡塔爾勝了?沙特等為什麼妥協了?

吳冰冰:沙特、阿聯酋和卡塔爾在地緣戰略競爭中形成了比較嚴重的矛盾,包括外交理念、地區和能源問題。

騰訊科技:最後怎麼妥協的?

吳冰冰:美國不同意。可別忘了,它的軍事基地在那。你可能對軍事基地沒感覺,卡塔爾的軍事基地是美國中央司令部總部的前進總部所在地,美國有南方司令部、北方司令部、印太司令部、歐洲司令部、非洲司令部和中央司令部,中央司令部的前進總部在卡塔爾的烏代德基地。而中央司令部的司令是四星上將,都是在美軍中間晉升最快的,經常是國防部長。現在的國防部長詹姆斯·馬蒂斯就是前任的中央司令部司令,而爆發斷交危機時國防部長馬蒂斯也是前任的中央司令部司令,這樣的人怎麼可能不支持卡塔爾呢?

這些都是平衡外交,在地區大國之間不過渡地依賴於某一方、或者過度地反對某一方。他從不覺得需要跟沙特走到那一步,就算走到那一步了也可以緩過來。這種地區平衡的理念很多地區國家沒有做到,很多地區國家是選擇一方作為盟友、選擇另一方作為對手。

丁隆:沙特、阿聯酋這種行為實際上是一種霸凌,以強凌弱不得人心。這五年的斷交、封鎖、制裁對卡塔爾人民來說,刻骨銘心。很多家庭如果是他國的,被禁止來往,而且航班停了,食品的供應也停了,連卡塔爾航空公司的航班都不能飛越沙特和阿聯酋領空。

卡塔爾是以勝利者的姿態最終擺脫了這次危機。對沙特、阿聯酋提出的要求,卡塔爾一項都沒有滿足。

03

砸一年GDP辦世界盃換來了什麼?

騰訊科技:有人覺得卡塔爾花2000億美元辦世界盃血虧,它通過世界盃到底獲得了什麼?

丁隆:它把財富轉化成為國際聲望、國際影響力,把國家作為品牌。世界盃就是營銷。

這可以帶來國際影響力。就像咱們國內說的互聯網有了流量。雖然說卡塔爾的油氣資源豐富,但總有一天會耗盡,卡塔爾致力於國家轉型、經濟多元化。它的知名度提高、有了流量,這樣以後能發展旅遊業、航空業、金融業,發展服務貿易,通過發展服務貿易實現經濟的可持續發展。

吳冰冰:品牌構建是系列性動作。第一是體育賽事,包括此前的亞運會、這次世界盃達到頂峰。第二是高端博物館和大型會展,伊斯蘭藝術博物館由貝聿銘設計,塔爾外交部專門設計了國際會議司——一個司級單位負責開國際會議。第三是把卡塔爾航空打造成去全球150個目的地的航空公司,每個航空公司都是國家的一張名片。第四是半島電視臺。

倒退20年、30年,沒人知道卡塔爾,更別說首都多哈。現在我們知道由中國鐵建建設的最大開幕式體育場館叫盧塞爾新城,在多哈北邊,開車20分鐘。你還知道一個場館在沃克拉,一個場館在賴揚。對卡塔爾的認知不就深刻多了嗎?

騰訊科技:國家品牌能轉換成什麼?

吳冰冰:其一,形成國家新的產業。沒有卡塔爾航空能搞比賽和展覽嗎?但反過來搞了卡塔爾航空,沒有比賽和展覽,純粹在多哈轉機,卡塔爾航空的優勢沒有充分利用。一定要有能落地的服務業,才能形成合力,國家品牌最後變成高端服務業和旅遊聖地。



迪拜所有的要素卡塔爾都有,沙漠、海灘、人工島,那迪拜怎麼就做起來了?因為打造品牌。我通過人工的方式做最長的滑雪道、賽車。為什麼卡塔爾不能做呢?國際遊客現在可以選擇去迪拜還是多哈,以前是隻有迪拜、沒有多哈。

什麼叫品牌?就是這個地方知名。國家品牌構建的最終目的是形成新的產業,而這種產業會帶動國家不只是經濟增長、就業機會,也帶動高新科技。沒有這些產業的時候,相關航空、機場運營、建築、大型管理經驗怎麼在卡塔爾落地?有了基礎設施和品牌,遊客越來越多,就形成良性互動。



其二,構建了政治影響力。你不是一個無足輕重的無所謂的地方。大家一聽都知道我要重視它。就像我們說什麼是一線城市、二線城市、三線城市,這是一線國家。國家小,但品牌是一流的。

其三是社會層面,這麼多人來帶來多元文化、人與人開放交流。卡塔爾的人面對全世界的人,怎麼打交道,怎麼接待,怎麼吸引對方,怎麼變成商務機遇?——這是全方位的。它花錢是花在刀刃上了。

騰訊科技:對於世界盃,你有哪些關注重點?

吳冰冰:很多誤解說卡塔爾花了2200億美金搞世界盃,真正涉及世界盃的花費只有很小一個份額。大部分是基礎設施、城市、交通,這些東西你都算在世界盃身上就沒頭了。這些錢帶來全國基礎設施能力的提升、產業結構調整,以及人口地理分佈。

(卡塔爾80%人口集中在多哈。)現在依託世界盃搞了盧塞爾新城,那可能就一部分人口可以從多哈轉移到盧塞爾新城。多哈水資源的供應、電力、交通設施都很擁堵,堵車厲害,現在20分鐘就能到盧塞爾新城的情況下,水資源的分佈就分開了,垃圾處理、電力、交通動起來了,也不需要在多哈拼命建高樓。所以,通過世界盃帶動的是整個國家發展的調整、優化。

不要把那些東西都認為是為世界盃,而是為了卡塔爾這個國家——是世界盃服務於卡塔爾,而不是卡塔爾服務於世界盃。

騰訊科技:但一種說法認為,卡塔爾很多建設是一次性的,比如當地人有車,以後地鐵用來做什麼?還有帶空調的巨型體育場館,當地沒那麼多人,以後大概率也會閒置。

吳冰冰:卡塔爾總人口的235萬到250萬之間,除了35萬本國人之外,剩下190萬人絕大多數沒有車,他們出行靠公共巴士,或者就不出行了。夏天室外溫度50度、45度,沒有這套公交系統的話生活受到制約,現在有了地鐵低收入群體就可以出門。這是社會公正。

在場館問題上,一些場館設施是全拆卸的,比賽完後送給非洲等有需要的國家。首先從技術上是突破,一個大場館整個拆完拿走再拼。其次在理念上,在我的土地上給別人建設,我建就是為了送給你,有多少國家能做到?除了一些場館設施送人外,如果它下一步還要辦亞運會,這些場館還會發揮作用。所以,場館反過來督促它構建體育賽事和國際品牌。

騰訊科技:卡塔爾需要擔心油氣資源耗竭的一天,對此它提出了經濟多樣化政策,目前進展怎麼樣?

丁隆:經濟結構目前沒有實質性轉變,還是嚴重依賴於油氣收入的一個經濟體。經濟多元化取得了一些成績。比如,卡塔爾航空成為了國際航空業的樞紐;比如,它的對外投資也有進展(卡塔爾投資局),可以把油氣收入轉化成為投資收益。

吳冰冰:目前把服務業作為能源產業之外的另外一個支柱。服務業包括會展、旅遊、航空、商務、金融。



(圖:卡塔爾現任埃米爾塔米姆,80後,是前任埃米爾的四子,2013年即位)

騰訊科技:在本次世界盃上,沙特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也到現場看比賽,卡塔爾現任埃米爾塔米姆·本·哈馬德·阿勒薩尼(以下簡稱塔米姆)熱情地接待他,讓他坐在距離自己最近的位置。阿聯酋副總統兼迪拜酋長謝赫·穆罕默德在迪拜王儲謝赫·哈姆的陪同下,也參加了開幕式,這是不是意味著斷交危機解除了?這些細節透露了哪些更深層次的含義?

吳冰冰:有重大的地區政治含義在裡面。卡塔爾、沙特的關係,通過這種方式不只是修復,甚至是提高。卡塔爾把沙特的王儲請來做主賓,沙特得到了認可和尊重。不只是簡單政治層面,更是社會、文化層面——你是我最尊貴的客人,我讓你坐我的身邊——雙方圍繞著這個契機改善關係更便利。

而且,千萬不要忘了埃及也是2017年和卡塔爾斷交的國家之一,埃及總統阿卜杜勒·法塔赫·塞西也去了。世界盃讓它在地區外交上進行了調整恢復,把2017年斷交的負面影響在徹底消除的基礎上,還推動關係進入新高度。如果沒有這個機會,就得搞國事訪問,但國事訪問很正式,雙方都有各種各樣不便之處。

阿拉伯國家現在普遍認為卡塔爾世界盃是阿拉伯的世界盃,代表阿拉伯22國的國際形象,所以阿拉伯22國都願意支持卡塔爾把世界盃辦成功,展示阿拉伯形象——你穩定嗎?穩定。發達嗎?發達。好客嗎?好客。開放嗎?開放。設施便利嗎?便利。同時,阿拉伯國家借這個機會來實現阿拉伯國家之間的團結合作。去年阿拉伯足球賽,有個著名曲子是每個阿拉伯國家的國歌選一句到兩句,拼成一個曲子,這個曲子感動了所有的阿拉伯人,在阿拉伯世界帶動了民眾間情感聯繫。

包括這次你看伊朗隊的參加,有那麼多伊朗觀眾到卡塔爾看比賽,也拉近了伊朗和阿拉伯國家的距離。所以,這次世界盃在地區政治中間是成功的。

騰訊科技:在大國之間呢,這次世界盃有什麼意義?

吳冰冰:大國之間意義小一點,世界盃並沒有成為大國政治的一個平臺。

騰訊科技:現任埃米爾政策和他的父親推行的政策和做派有差異嗎?

丁隆:一脈相承的。但年輕的埃米爾比他父親稍微穩健一點。他上臺後,卡塔爾經歷了斷交危機,可能對他也有影響,他更穩健、低調。

騰訊科技:塔米姆上臺後提出所謂“新型國家”戰略,在傳統伊斯蘭和現代化發展中間,卡塔爾怎麼尋找平衡?

丁隆:卡塔爾和很多其他海灣國家一樣,都有一種願望:不能忘本。世界盃開幕式可以看到很多傳統阿拉伯文化和宗教元素。卡塔爾信奉的是伊斯蘭教的瓦哈比派,在清規戒律上嚴格,比如這屆世界盃,場館不允許飲酒,這遭到了很多批評。卡塔爾在國民層面是保守的,沒有阿聯酋、迪拜那麼開放。

沙特也是瓦哈比派,如果跟沙特比,卡塔爾就開放多了。卡塔爾對外國人衣著沒什麼限制,女性從卡塔爾建國以後可以開車、工作,沙特最近幾年剛剛允許婦女可以開車。卡塔爾要跟沙特比的話,還是包容和開放的。

騰訊科技:該國潛在威脅是什麼?

吳冰冰:能力越來越強,影響力越來越大的同時,有限規模能不能支撐它的影響力和發展訴求?

騰訊科技:移民卡塔爾容易嗎?

丁隆:門檻很高,基本上是不可能。即使在卡塔爾生活了三代的印度人、阿拉伯人,也不給你國籍。本國人福利太高了,可以說是從搖籃到墳墓全都有了。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其他/起底彈丸小國卡塔爾權力的遊戲:不是有資源/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