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5,040
  • 追帖: 1
當地時間3月23日上午十點,TikTok CEO周受資出席美國國會聽證會。面對國會議員長達五個小時的刁難和質詢,周受資的回答簡單直接,極力辯稱TikTok並不對美國國家安全構成任何威脅,甚至在部分內容監管上做的比本地的科技巨頭還要出色。

但可以肯定的是,從一開始美議員就沒有打算好好聽周受資的辯解,而是帶著極強的預設答案對周進行質詢。包括不停地從各個方面質問TikTok與字節跳動和中國政府的聯繫,不管是公司的資金還是周的個人聯繫,也包括不停地從網上找來TikTok的內容問題,用來證明TikTok對青少年的心理健康產生了巨大影響。TikTok 發言人在聽證會後稱,“這一天(聽證會)被政治譁眾取寵所主導。”

此時,TikTok在美國的命運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不確定。


圖片來源於網絡

01 鴻門宴

TikTok失去了與美立法者談判的機會窗口。或者可以說,美立法者從一開始就沒給過TikTok這個窗口,只不過是一場有預謀的鴻門宴罷了。但這個談判窗口一旦錯過,情況就會不受控制地向不利於TikTok的一邊發展。


一是聽證會加深了TikTok與中國政府相聯繫的刻板印象。可以說,這是立法者設置這場鴻門宴的主要目的,為的就是在眾議院的角度上,徹底坐實這件事的政治和社會印象,擴大影響。聽證會上,各個立法者從不同的細枝末節出發,反覆質疑TikTok和字節跳動以及中國政府是否有聯繫,包括TikTok高層的工資組成形式、TikTok高層和周受資是否與字節高層以及中國共產黨存在聯繫。而不管是承認了工資組成部分與字節相關,還是沒能回答出TikTok如何“規避”中國《國家情報法》對於數據的要求。周在這場聽證會中留下的印象便是,TikTok與中國政府有難以明說的聯繫。

而這就是立法者的目的。這個擔憂本來在理論上就是存在的,即使沒有實證。因此立法者要做的就是通過這場公開的聽證會,在更多的立法者、決策者和廣大公眾心中放大這份懷疑,好為下一步立法塑造有利的環境。


二是聽證會加強了國會兩黨對於TikTok問題的一致性。就像共和黨眾議員巴迪卡特說的,“周先生,歡迎來到國會中兩黨意見最一致的委員會。”一直以來,美國立法階段時常遭遇阻礙的原因就是兩黨意見不一致,即使是在TikTok問題上,先前也會有不太一致的地方。在共和黨和民主黨的激烈質詢下,TikTok CEO以一種在美國政治中罕見的方式團結了兩黨。就有點像之前有人開玩笑說的“中日友好靠韓國”一樣,美國兩黨團結靠Tik Tok。

在個別國會議員設置的“陷阱”下,周受資的回答加強了在場議員的一些印象,包括TikTok並沒有做好保護青少年心理健康的工作、TikTok與中國政府存在無法說清的聯繫、TikTok沒有直接辦法規避中國法律的約束等。因此,聽證會結束後,TikTok徹底輸下了美國立法機構的信任。就像個別議員所反覆重複的那樣,“我們無法信任你。”


02 更加不確定的未來

目前TikTok在美國已經輸下了白宮和國會的信任,兩邊必定繼續推動對TikTok的強硬方案,包括出售TikTok美國業務或在美國範圍內禁用TikTok。而TikTok也只剩下兩張牌可以出了,一個是像2020年起訴特朗普政府一樣,尋求聯邦法院根據現有法律對它的支持,另一個是在政治層面與美國政府和華盛頓的政治家們周旋,以尋求新的轉機。

Tiktok的未來,表面上看似只存在兩種結局。

第一種情況,全面禁令。目前,不少立法者都提出希望全面禁止TikTok在美國的運行,一勞永逸地解決TikTok所涉及的國家安全、數據安全和隱私安全問題。包括之前美國參議員馬爾科·盧比奧(R-FL)提出的《中國共產黨避免互聯網監控、壓迫性審查和影響以及算法學習的國家威脅法案》以及參議院情報特別委員會主席、美國參議員 Mark R. Warner (D-VA) 和商務委員會通信、媒體和寬帶小組委員會的高級成員 John Thune (R-SD)正在推進的《限制信息和通信技術風險安全威脅的出現》(RESTRICT) 法案,都是為了這個目的。

但目前全面禁令涉及到兩個問題,也就是跟TikTok所剩下的兩張牌有關。一方面,在沒有新立法的情況下,拜登政府仍然沒有法律權力禁止這款受歡迎的應用程序。如果拜登用緊急經濟權力強制禁止TikTok,可能會觸碰到與言論自由相關的憲法第一修正案的雷區,因為禁止TikTok也相當於禁止了信息流動。這也是特朗普在2020年嘗試封禁TikTok時候所遇到的問題。

另一方面,拜登政府需要考慮完全封禁TikTok給民主黨帶來的政治影響。TikTok 在美國擁有 1.5 億用戶,絕大多數為青少年。拜登的封禁將會將自己處於不利的政治局面。對於民主黨人來說,TikTok是接觸這些年輕選民的關鍵。昆尼皮亞克大學最近的一項民意調查顯示,雖然 49% 的美國人支持禁止 TikTok,但 63% 的18至34歲人群反對該禁令。民主黨顧問說,由於許多共和黨人認為該平臺存在安全風險而拒絕使用該平臺,民主黨的這一優勢得到了加強。民主黨許多重要人物都有自己的TikTok賬戶。而如果拜登貿然封禁TikTok,有可能會因為年輕人而遭遇政治上的挫折。


第二種情況,強制出售。因為上述的兩個困難,強制出售可能是短期內解決TikTok問題比較可能的答案。一方面強制出售的法律障礙並不多。另一方面,強制將TikTok出售給美國公司後,美國民眾可以繼續使用TikTok,這樣對民主黨的選民基礎幾乎不會造成嚴重影響,也不用擔心TikTok消失後產生的其他科技巨頭壟斷問題。

長期以來,拜登政府一直在給TikTok施壓,希望能將TikTok美國強制出售給一家美國公司。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從特朗普政府開始,就一直在不間斷地審查TikTok的業務和數據問題,並且與TikTok進行談判。在聽證會前,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向 TikTok 提出了一系列更嚴厲的選擇,包括讓TikTok的中國投資者撤資(資產剝離)。為了給TikTok施加壓力,白宮從來沒有放棄以封禁為要挾,就在上週白宮剛剛準了一項兩黨法案,該法案將授予商務部廣泛的權力來禁止或限制 TikTok 和其他植根於外國的技術應用程序。

03 第三種未來

聽證會之後,不管是全面禁令還是強制出售,成為TikTok必須考慮的不確定未來。激烈聽證會表明,TikTok數月來“討好”華盛頓的努力幾乎沒有取得什麼回報,其中包括創紀錄的遊說閃電戰、廣告活動以及與CEO與議員的多次私下會面。現在,全面禁令成為逼迫和威脅TikTok強制出售的壓力,而強制出售又成為一種給TikTok下坡的臺階和高壓下的妥協方案。

強制出售的可能性。強制出售一直以來是可能的,也是美國司法部可以接受的選擇。上週,在RESTRICT法案宣佈後,副總檢察長麗莎·莫納科 (Lisa Monaco) 在一份聲明中表示,美國面臨“來自外國對手的一系列技術產品和服務的系統性威脅”。這種立場等於贊同了立法者目前的進程,也扼殺了TikTok所希望的“得克薩斯計劃”。

但強制出售也可能會面臨字節跳動的法律訴訟。字節跳動約60%的股份由機構投資者持有,包括美國投資巨頭貝萊德、General Atlantic 和紅杉資本。公司員工,包括在美國的數千名員工,也擁有20%的股份。剩下的20%由字節跳動的創始人擁有,儘管他們保留了更大的投票權。

或許,除了禁令和強制出售還有第三條路——維持現狀。在強制出售的消息傳出後,中國商務部第一時間表達了反對,並警告說“出售或剝離TikTok涉及‘技術出口’,必須按照中國法律規定走行政程序。TikTok和它的母公司字節跳動,如今被夾在了中美之間,就像一個被很多線條牽扯的天平,現在的狀態巧妙的維持了天平的平衡。或許維持現狀,即保持一個時刻處於封禁危機中的TikTok,會更適合某些人的政治利益,但這樣微妙的天平幾時會崩掉就不知道了。


已經明顯成為了政治博弈棋子的Tik Tok,好像未來已經和自身的努力關係不大了,但我們不排除在未來的政治拉扯中,Tik Tok仍能夠在這種平衡裡繼續存活,就像三年前特朗普對Tik Tok的封禁後的結果一樣。但真正的解局,恐怕除了美國政府各黨、各部門的拉扯外,仍需要看Tik Tok未來的動作了。一切,只能交給時間。

總結下來

1.  聽證會從來不是TikTok申訴的一次機會,只是美國立法者藉機推進封禁進程的單方面表態動作。

2.  聽證會的結果是立法者達成了廣泛的共識,並且向公眾“證明”TikTok確實存在國家安全、數據和隱私安全,青少年心理健康問題的擔憂。

3.  聽證會之後,立法者或將加速推進給予白宮封禁TikTok權力的相關立法,比如RESTRICT法案。

4.  TikTok目前面臨的選擇“看似”只有兩種,就是全面禁令和強制出售;如果有第三種,就是拖延時間。

5.  未來有沒有其它的可能?我們只能交給時間……

(知微海納提供部分數據、信息支持)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其他/周受資遭遇鴻門宴,tiktok進入至暗時刻?/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