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50

英偉達CEO黃仁勳在國際電腦展Computex 2023上展示產品

出品 | 搜狐科技

作者 | 樑昌均

編輯 | 楊錦

GPU巨頭英偉達的股價仍在繼續上漲。最新美股交易日,英偉達盤中股價一度創下419.38美元的新高,大漲近8%,市值首次突破萬億美元。

截至收盤,英偉達漲近3%,市值9920億美元,位居蘋果、微軟、谷歌和亞馬遜之後,成為美股第五大上市公司。今年以來,英偉達股價累計漲幅近175%,成為標普500指數企業中表現最好的科技公司。

英偉達也是全球首家市值觸及萬億美元的芯片公司,當前市值比另外三大芯片巨頭(臺積電+英特爾+AMD)加起來還要多出一個英特爾,相當於5個阿里巴巴市值(2034億美元)。

英偉達市值暴漲也推動該公司創始人、CEO黃仁勳身價翻倍。據財報,黃仁勳直接持有8690萬股英偉達股票,佔比約3.5%。按最新股價401.11美元計算,黃仁勳所持價值近350億美元,相較年初暴增超220億美元。

市值破萬億美元:超預期業績催化股價暴漲

英偉達近期股價持續上漲,主要受到超預期業績的催化。

這家公司此前發佈的2024財年一財季(截至4月30日的三個月)顯示,期內實現營收近72億美元,同比減少13%,但環比增長19%,同時大幅高於市場平均預期的65.2億美元。

在盈利方面,美國通用會計準則(GAAP)淨利潤達20億美元,同比增長26%;非美國通用會計準則(非GAAP)淨利潤超27億美元,同比增長近23%,扭轉此前多個季度下滑態勢。前一財季,英偉達這兩項淨利潤指標分別下降53%、35%。

從具體業務來看,遊戲板塊依然是拖累最新財季營收下降的關鍵因素。受全球PC寒冬影響,導致面向遊戲市場的GPU顯卡銷售下滑,用戶消費支出尚在恢復,該業務收入同比下降38%至22億美元,但環比增長22%,營收佔比依然維持在30%左右。

另一方面,今年以來,各大巨頭掀起的AI大模型浪潮也帶動了GPU需求的增長,推動英偉達佔比近六成的數據中心業務期內實現營收近43億美元,同比增速回升至14%,環比增長18%,亦高於市場預期近10%。

英偉達稱,該業務增長主要來自雲計算提供商、大型消費互聯網公司、初創企業和其他企業對其人工智能數據中心產品的需求激增。此外,汽車業務依然是增長最快的亮點,該財季營收近3億美元,同比增長114%。

整體來看,英偉達第一財季業績好轉趨勢明顯,作為AI算力賣水人,率先嚐到大模型時代開啟後算力需求提升的紅利。即便是用AI重塑全家桶產品的微軟,業績層面尚未明顯獲益,年內股價漲幅也僅有40%,因此有不少觀點認為英偉達將成為AI大模型時代最大的贏家。

英偉達還給出了更為強勁的業績預期。展望2024財年第二財季,英偉達預計收入為110億美元,同比增長64%,遠高於分析師預期近50%;毛利率則回升到68.6%,相較第一財季增加4個百分點,預計淨利潤或也有更快增長。

這也引發華爾街一片看好,英偉達股價在財報發佈當日的盤後大漲近25%。多家機構還大幅上調英偉達目標價,高盛上調至440美元,富國銀行上調至450美元;巴克萊給出500美元目標價,相較此前增長近82%,而摩根大通更是直接上調120%至550美元。

帝國的建成:4年前一場關鍵性的收購

業績恢復向好的背後,則是抓住時代機遇的英偉達在AI領域上的持續投入和佈局。

就在第一財季業績發佈後不久,黃仁勳再次身著標誌性皮衣,現身國際電腦展Computex 2023活動,並公佈了英偉達在GPU、AI等領域的進展和多項新產品。

傳統的遊戲領域,也在加速與AI融合。英偉達首次採用第三代Ada架構的RTX GPU,並基於此推出的兩款遊戲顯卡已經完全投產,同時還推出遊戲AI模型代工服務ACE Avatar雲引擎,藉助AI和大語言模型進行遊戲動畫的生成。

“人工智能將是未來電子遊戲的重要組成部分,不僅有助於渲染和環境的合成,還將為這些角色製作動畫,這將是電子遊戲的未來。”黃仁勳表示。

同時,黃仁勳認為,現在已經達到新的計算時代的轉折點,CPU的擴張時代已經結束,加速計算和生成式人工智能將推動計算機同步轉型。“隨著企業競相應用生成式人工智能,全球數據中心基礎設施將從通用計算過渡到加速計算。”

因此,黃仁勳將英偉達收購超級計算機芯片製造商Mellanox,稱為其有史以來做出的最偉大的戰略決策之一。2019年,英偉達以69億美元收購了這家以色列公司。

黃仁勳還透露,早前宣佈推出的AI超級計算平臺DGX H100全面量產,其具備8個Hopper架構GPU,重量超過27公斤,產品價值20萬美元,可能是世界上最昂貴的系統板,也是世界上第一款帶有變壓器引擎的計算機。

當然,最引人關注的則是英偉達的超級芯片Grace Hopper也已全面投產,其基於Arm架構打造的CPU+GPU集成方案,內置超過2000億個晶體管,黃仁勳將其稱為世界上首款擁有巨大內存的加速計算處理器。

Grace Hopper超級芯片是英偉達新推出的AI超級計算平臺DGX GH200的核心,該平臺總共連接256個GH200芯片,高達144TB的共享內存是DGX A100超算的500倍,可以讓開發者更好地開發AI大模型應用。這款“巨型GPU”將迎來微軟、Meta、谷歌雲等首批用戶。

“超級計算機將成為新的工廠,將來每家大公司都將擁有自己的人工智能工廠,用於構建和生產自家公司的智能。”黃仁勳表示,而英偉達將成為人工智能的生產者。

在生成式AI方面,英偉達此前在開發者大會上推出雲服務產品AI Foundations,用於構建自定義語言模型和生成式AI模型,包括語言、圖像、視頻和3D模型,且將和元宇宙平臺Omniverse融合。

“未來將會是生成式AI與Omniverse互動,甚至可以利用生成式AI幫助建立虛擬的世界。”黃仁勳稱,英偉達正在與覆蓋語言、媒體、生物等領域的約1600家生成式AI初創公司合作,同時還與軟銀、全球最大的廣告公司WPP達成合作。

“我們已經到達了生成式AI的引爆點。從此,全世界的每個角落,都會有計算需求。” 繼提出AI進入“iPhone時刻”的觀點後,黃仁勳又作出最新判斷。

從破產邊緣到GPU一哥:靈魂人物“皮衣黃”

英偉達迎來歷史時刻,離不開其背後的創始人、CEO黃仁勳。30歲創業,執掌英偉達27年,熬退老對手英特爾四任CEO,黃仁勳在芯片領域默默耕耘,如今趁著AI東風終於起飛。

黃仁勳1963年出生於中國臺灣省臺南市,在俄勒岡州立大學和斯坦福大學獲得電氣工程本碩學位,畢業後成為工程師,並在1993年創辦英偉達,致力於做圖形芯片市場。

英偉達過去30年的發展,並非一帆風順。“我在創立英偉達之前是成功的,但在英偉達,我經歷了極大的失敗,所有的失敗都令人羞愧和尷尬,很多都幾乎使我們走向了滅亡。”在此前的一場畢業典禮演講中,黃仁勳回顧起英偉達的創業時期,稱公司一路磕磕絆絆,曾有三次險些瀕臨倒閉。

第一次發生在英偉達創立初期。英偉達研發的3D圖形芯片最早用於計算機遊戲,並與當時的日本遊戲大廠世嘉合作開發,但後來發現技術路線偏離主流,若世嘉退出合作且不付款,英偉達將面臨倒閉命運。但事實相反,世嘉同意付款,並給其時間開發新的產品,扭轉了英偉達的命運。

第二次是在2007年,黃仁勳決定把CUDA(Compute Unified Device Architecture,一種並行計算架構)內置到公司的所有GPU中,但高成本引發股東質疑。直到2014年有學者把CUDA用於AI計算,CUDA才逐漸打開市場。“幸運的是,我們意識到了深度學習的潛力,並冒著一切風險去探索。”

第三次是在移動互聯網時代開啟的2010年。面對智能手機崛起帶來的基帶芯片機遇,英偉達也選擇加入,但激烈的市場競爭讓英偉達不得不被迫退出手機市場,從而堅定其在在電腦領域的願景。

“你不是為了食物而奔跑,就是為了避免成為食物而奔跑。往往你無法分辨到底是哪種情況。不管怎樣,都要奔跑。”黃仁勳在演講中說。正是這樣一次次的失敗、撤退和不斷奔跑,才讓英偉達在AI大模型時代成為最大的贏家。

雖然錯過移動互聯網市場黃金十年,但英偉達迎來深度學習主導的AI機遇,由此衍生出數據中心、自動駕駛等新興業務。

這也讓最開始是為圖像而生並應用於遊戲領域的GPU,憑藉空間更多的計算單元和超強並行計算優勢,逐漸成為深度學習訓練的底層硬件支撐,並得到了深度學習大師Geoffrey Hinton等人的認可,而OpenAI在GPT方面的進展也離不開最初英偉達的捐贈。

目前,英偉達依靠GPU+NVlink+CUDA壟斷全球AI算力90%的市場。隨著ChatGPT的爆火,英偉達的GPU算力芯片得到更為廣泛的青睞,國內外頭部科技公司都在瘋搶訂單。

隨著AI需求和應用加速,AI服務器及AI芯片市場也被看好。市場調研機構集邦諮詢預估今年AI服務器出貨量近120萬臺,同比增長38.4%,佔比將從9%提升到2026年的15%。該機構還預計,AI芯片今年出貨量將增長46%,而英偉達GPU將是AI服務器搭載的主要芯片,市佔率約為60至70%。

當然,這背後也可能潛藏風險。隨著頭部大客戶加速拓展AI應用,不排除通過自研進行替代的可能,谷歌就曾默默自研AI芯片TPU在背後戳了英偉達一刀。同時,如何開拓AI市場高度活躍的中國市場,依然也是英偉達面對的挑戰。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其他/從瀕臨破產到市值破萬億美元、相當於5個阿里,華/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