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450
  • 回覆: 4
印光法師答念佛600問【9】



81、有人言及密宗亦以往生西方為事對嗎?
須知密宗要旨,在三業相應。果三業相應已久,便可從心所欲。未到心空而妄欲得者,或至著魔。此密宗一大關系也。
諾那來上海太平寺,言及密宗亦以往生西方為事。而阿彌陀長壽陀羅尼持之,開囪門,即能隨意長壽,或即往生,此語何可一概?勿道爾我不能,即諾那也不能隨意往生。一弟子以此事問光,光復之曰,此事理實為的確有之,但不可謂人人均能往。須知密宗要旨,在三業相應。果三業相應已久,便可從心所欲。未到心空而妄欲得者,或至著魔。此密宗一大關系也。(《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十五第564頁 復謝慧霖居士書二十四)
82、為什麼說當今修持,唯淨業最為第一?
禪宗,縱能悟,誰到業盡情空地位?相宗,縱能記清名相,誰能真破我法二執?密宗之神通,及現身成佛,亦實有其事,然非爾我之根性所可冀及。有欲得神通,欲即成佛,而由茲著魔發狂者甚多。
當今修持,唯淨業最為第一。切勿聞禪之奧妙、教之淵深、密之奇特,而為之轉移。令如來普度眾生之道,因此見異思遷而失之。其不虛此生此遇矣!
當今修持,唯淨業最為第一。切勿聞禪之奧妙、教之淵深、密之奇特,而為之轉移。令如來普度眾生之道,因此見異思遷而失之,致自己仍然在此娑婆世界,作生死輪回中人,可悲可痛。必專修淨行,即生了辦,庶可不虛此生此遇矣!(《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十五第461頁 復羅鏗端居士書二)
淨土一法,人人可修,修之均有感應。今人多多皆是好高務勝,以致或因撐場面,反累實益也。現今之人,一動手先講建築。未知淨土之所以,便欲遍研大乘經論。或慕禪宗之玄妙,或慕相宗之精微,或慕密宗之神通,將仗佛力了生死之法,視之若不濟事者。禪宗,縱能悟,誰到業盡情空地位?相宗,縱能記清名相,誰能真破我法二執?密宗之神通,及現身成佛,亦實有其事,然非爾我之根性所可冀及。有欲得神通,欲即成佛,而由茲著魔發狂者甚多。顯蔭,既能台宗,又得密宗真傳,已是灌頂大阿闍黎。凡所與灌頂之人,通皆現身成佛。彼到死時,咒也不會念,佛也不會念。在彼平時,心中、語意中,每以法身大士相擬。到了臨終,尚不如一字不識之老太婆老實念佛者,為能安危念佛而逝之為愈也。(《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八第105頁 復閔宗經居士書)
83、為什麼說密宗一法不能普被三根,不如淨土法門之千穩萬當?
密宗一法,不能普被三根,不如淨土法門之千穩萬當。蓋契理而不契機,則不能感應道交。所謂說法不投機,便是閒言語矣。
王弘願居士,雖則崇信密宗,頗有效驗。然始則錯認消息,將有未得謂得之失。繼由多閱教典,方知錯認。次則現雖工夫得力,而虛火上炎,無法自治。光以此二事,斷其密宗一法,不能普被三根,不如淨土法門之千穩萬當。謂君宿具靈根,見地高超,尚有錯認,及受病不知對治之失,則世之不及君者可知矣。彼謂密宗高出顯教之上,引種種言論以辨。然佛無二心,亦無兩法。欲抬高密宗,但當論密宗所以高處。既以密宗之妙處,與顯教之妙處證同,是欲推尊而實持平也。彼之所論,乃約教而遺機。光乃約機而論教之利益。蓋契理而不契機,則不能感應道交。所謂說法不投機,便是閒言語矣。(《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三第424頁 與徐蔚如居士書五)
84、一句南無阿彌陀佛,成佛尚有餘裕,不學密法,又有何憾?
一句南無阿彌陀佛,只要念得熟,成佛尚有餘裕,不學密法,又有何憾?切勿以密宗有現身成佛之義,遂將往生西方置之不論,則其失大矣。
淨土法門,徹上徹下。將墮阿鼻者,念佛尚得往生;已證等覺者,尚須回嚮往生西方,以期圓滿佛果。切勿以密宗有現身成佛之義,遂將往生西方置之不論,則其失大矣。(《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十七第871頁復沈授人居士書)
一句南無阿彌陀佛,只要念得熟,成佛尚有餘裕,不學密法,又有何憾?(《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二十第1441頁 復周群錚居士書)
85、印光大師拒人研究他宗嗎?
光並非拒人研究他宗。禪宗、相宗、密宗,無一宗不好。然吾人以博地凡夫之資,欲於現生了百千萬劫難了之事,當籌度已力之大小以修,且莫妄充通家。此法尚未真得,又去鑽石他宗。致於此最易得益之事,反弁髦視之,以致仍舊百千萬劫不能了耳。其不痛哉!
佛法廣大,無量無邊。吾人以博地凡夫之資,欲於現生了百千萬劫難了之事,當籌度已力之大小以修,且莫妄充通家。此法尚未真得,又去鑽石他宗。致於此最易得益之事,反弁髦視之,以致仍舊百千萬劫不能了耳。佛法猶如太虛,了無東西南北四維上下。所言東西南北四維上下者,約自己所立之地位言也。既自己不能與太虛相契相合,須必按自己所立之地位以論,不妨於無東西南北四維上下中約自己而定以東西南北四維上下。禪宗、相宗、密宗,無一宗不好。然以年已半百之人,得仗佛力,能以具縛凡夫即了生死之法,而復致力於其仗自力之法門,雖能助淨業而圓通見解,誠恐心力不及,則以彼為正、以此為稍帶,必至難以得力。光並非拒人研究他宗,有不諒者,加以嚴厲之譏,謂禁拒人研究他宗。則光於冥冥中得福,而大眾以光為佛怨矣,祈自裁度而定之。(《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二十第1464頁 復李覲丹居士書七)

86、印光大師禁人讀誦研究大乘經論嗎?
淨土法門,若果信得及、守得定,隨已所樂,諸大乘經論,皆當讀誦。倘此道尚未究明,一涉博覽,或恐捨此取彼,則欲了生死,難之難矣。有謂光禁人讀大乘經者,此乃不知利害,妄充通家之所說耳。
念佛一事,固貴純無間。所以一切時、一切處,均宜念。育經則不能如念佛之常不間斷,又何必於污穢處育也。持名若至其極,則不作觀,而淨境亦可具現。倘工夫不純,妄欲見聖境者,或有著魔之虞。所以古德多多皆主持名,以下手易而成功高故也。淨土法門,若果信得及、守得定,隨已所樂,諸大乘經論,皆當讀誦。倘此道尚未究明,一涉博覽,或恐捨此取彼,則欲了生死,難之難矣。有謂光禁人讀大乘經者,此乃不知利害,妄充通家之所說耳。(《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十八第1070頁 復馬宗道居士書二)
有謂光禁人讀誦研究大乘經論者,不知凡來光處求教者,或身羈俗網,或年時已過。對此事務繁冗,來日無多之人,倘泛泛然令其遍讀研究,而不先將淨土法門之所以,令其徹底明了,其於種善根、明教理,則或有之。於即生了生脫死,或恐無有希望。以注重於讀誦研究,以期開悟而自證,不復以信願念佛,求生西方為事也。不知凡夫具足惑業,欲仗自力,於現生中了生脫死,其難甚於登天。以故光不避譏誚,而攄誠以告耳。(《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二十一第1790頁 文鈔摘要序)
第四章 淨土內涵與淨土特點
87、念佛的原理是什麼?
諸佛如來,是法界身,入一切眾生心想中,是故汝等心想佛時,此心即是三十二相,八十隨形好,是心作佛,是心是佛,諸佛正遍知海,從心想生。如來普令眾生緣念於佛,使之隨佛界之緣,則是心作佛,是心是佛矣。
念佛一法,乃以如來萬德洪名為緣,信願持名。持至一心不亂,即可轉凡成聖,其功能力用,超過一代時教一切法門之上。末法眾生,福薄慧淺,障厚業深,不修此法,欲仗自力斷惑證真,以了生死,則萬難萬難!
念佛法門,其來尚矣。以吾人一念心性,猶如虛空,常恆不變,雖常不變,而復念念隨緣。不隨佛界之緣,便隨九界之緣,不隨三乘之緣,便隨六道之緣,不隨人天之緣,便隨三途之緣。由其緣之染淨不同,致其報之苦樂迥異,雖於本體了無改變,而其相用固已天淵懸殊矣。譬如虛空,日照則明,雲屯則暗,雖虛空之本體,不因雲日而為增減,而其顯現障蔽之相,故,普令眾生緣念於佛,故曰“若眾生心,憶佛念佛,現前當來,必定見佛,去佛不遠。”又曰“諸佛如來,是法界身,入一切眾生心想中,是故汝等心想佛時,此心即是三十二相,八十隨形好,是心作佛,是心是佛,諸佛正遍知海,從心想生。”夫隨佛界之緣,則是心作佛,是心是佛矣。若隨眾生各界之緣,則是心作眾生,是心是眾生矣。了此而不念佛者,未之有也。念佛一法,乃以如來萬德洪名為緣,即此萬德洪名,乃如來果地所證之無上覺道。由其以果地覺,為因地心,故得因該果海,果徹因源。如染香人,身有香氣,如蜾蠃之祝螟蛉,久則化之。即生作佛,轉凡成聖,其功能力用,超過一代時教一切法門之上。末法眾生,福薄慧淺,障厚業深,不修此法,欲仗自力斷惑證真,以了生死,則萬難萬難!(《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五第1041頁 棲真常住長年念佛序)
88、是心作佛,是心是佛的含義是什麼?
凡作觀持名,通名為作佛。心不作佛,則心不是佛。是心作佛,是心是佛。
《觀無量壽佛經》雲:“是心作佛,是心是佛。”作佛者,謂觀想佛像,憶念佛德,及與佛號。是佛者,謂當觀想憶念之時,佛之相好莊嚴,福德智慧,神通道力,悉現於觀想憶念者之心中,如鏡照相,覿體無二。然則心不作佛,則心不是佛,心作三乘,則心是三乘,心作六道,則心是六道矣。心之本體,如一張白紙。心之作用之善惡因果,如畫佛畫地獄,各隨心現。其本體雖同,其造詣迥異。故曰唯聖罔念作狂,唯狂克念作聖,吾人可不慎於所念所作乎哉?(《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五第1063頁 千佛圖頌並序)
凡作觀持名,通名為作佛。(《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十八第1114頁 復溫光熹居士書十)
作指心想,是指心是,觀想既是作,持誦禮拜豈不是作。(《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一第163頁 復永嘉某居士書五)
89、初學者為什麼只能緣想一佛,不能緣境過寬?
緣境若寬,則心識紛散。一心專念阿彌陀佛,則百千法門,無量妙義,鹹皆具足。
且勿謂緣想一佛,不如緣想多佛之功德大。須知阿彌陀佛,是法界藏身。所有十方法界諸佛功德,阿彌陀佛一佛,全體具足。如帝網珠,千珠攝於一珠,一珠遍於千珠。舉一全收,無欠無余。若久修大士,緣境不妨寬廣,境愈寬而心愈專一。若初心末學,緣境若寬,則心識紛散。而障深慧淺,或致起諸魔事。故我佛世尊,及歷代諸祖,皆令一心專念阿彌陀佛者此也。待其念佛得證三昧,則百千法門,無量妙義,鹹皆具足。古人謂已浴大海者,必用百川水。身到含元殿,不須問長安。可謂最善形容者矣。(《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一第69頁 復高邵麟居士書二)
90、為什麼說念佛一法取捨皆是?
參禪一法,屬專究自心,則取捨皆非。念佛一法,屬兼仗佛力,則取捨皆是。
言取捨者,此約究竟實義為難(難者、反詰問也)。不知究竟無取無捨,乃成佛已後事。若未成佛,其間斷惑證真,皆屬取捨邊事。既許斷惑證真之取捨,何不許捨東取西、離垢取淨之取捨。若參禪一法,則取捨皆非。念佛一法,則取捨皆是。以一屬專究自心,一屬兼仗佛力。彼不究法門之所以然,而妄以參禪之法破念佛,則是誤用其意。彼無取捨,原是醍醐。而慾念佛者,亦不取捨,則便成毒藥矣。夏葛而冬裘,渴飲而饑食。不可相非,亦不可固執。唯取其適宜,則有利無弊矣。(《新編全本印光法師文鈔》卷三第484頁 復馬契西居士書二)



心上蓮花:夫妻本是同命鳥,現實中的因果故事



作者:守一
姐夫的弟弟是農民,小我一歲,長年在西安打工。前些年娶了媳婦,生了一個女兒。家裡日子不好不壞吧。農村經濟來源少,家裡須有人經常出去打工賺錢,這是最普遍的生存方式,也是沒辦法的事。跟很多的留守媳婦一樣,一個人持家,辛苦是難免的。這媳婦過得很不開心,怨丈夫沒有錢、照顧不了家,說自己一個人管孩子辛苦,挑公公婆婆的理,對公婆也不好。跟丈夫一鬧別扭就回娘家,找娘家人撐腰。孩子五六歲時,她終於忍受不了了,說什麼都要離婚。離婚後,她帶著孩子與另一個村裡的一個男人結婚了。在離婚前,她就跟人家住到一起了,她覺得終於找到了真正的愛情。離婚時,以孩子的撫養費為由,帶走了家裡的全部積蓄。
姐夫的弟弟變得一貧如洗,人也一時頹廢了。回家一個人冷冷清清的,境況非常淒涼。
這個媳婦後來嫁的男人,腦子活,能說會道,但人品就不好說了。在這件事上,勾搭並無所顧忌地搶了別人的老婆,就不說了。他平時最大的嗜好是賭博,不但把原有的錢賭光了,也很快搭進去了媳婦帶來的幾萬塊錢。錢花完後,恩愛的生活就結束了。這男人賭輸了就回家向媳婦要錢,不給就打。媳婦只好以孩子為理由,找我姐夫的弟弟要撫養費,回去再交給他。姐夫的弟弟說起來也是個仁厚之人,聽說孩子要用錢就給,給了好幾次了。
去年有人給姐夫的弟弟說了個女人,也是離過婚的,沒有孩子。這媳婦未過門就給老人端吃端喝,打掃庭院。結婚時不但沒要彩禮,還帶了幾十萬元嫁過來。大家都說我姐夫的弟弟苦盡甘來了。就在前幾天清明節,我回家時,正趕上他們生的兒子辦喜酒,一家子真是喜樂融融。
前房的媳婦早已悔恨不盡,偷偷去找我姐夫的弟弟,哭得一塌糊塗。她再婚後又生了一個女兒,而帶去的女兒已到了上學的年齡。但那男人不讓她上學,要這孩子在家帶妹妹。這可憐的女人,不但害了自己,還害了孩子。
他們生活中的因果尚未結束,這篇文章就先寫到這裡……
點評:
夫妻本是同命鳥,一旦攜手,就意味著此生此世的患難與共、生死相依。一生之中,誰沒有一個三災六難,誰免得了一時的困頓與消沉?福則相隨,難則相離,這樣的心性,只怕平時也沒有多少幸福感可言。差不多的生命形式與長度,得到的生命質量,可以有天壤之別。這與是否懂得付出與包容,息息相關。在這件事中,心性仁厚的人得到好報,心性涼薄的人感召薄命,看似俗套,卻正應了好人好報的老理。



一個身懷特異功能的魔術師在西藏的奇異經歷



這些年看過幾次高規格的魔術表演,嚴格的講,大部分的魔術、戲法。主要是表演者的奇思妙想、絕妙創意手眼功夫。真的是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啊,沒有苦練,是玩不來魔術的。但是,有的魔術節目,卻是依靠表演者的特異功能或者法術完成的。只不過,在那光影變換的舞台上,真真假假,你分不清而已。而魔術節目的原理,大多又是保密的,所以,依靠特異功能或者法術來表演的節目,就這樣魚目混珠,摻雜其中。劉謙的表演有的是功夫,有的則是其異能或功能的運用。
一次我是在新德裡,馬戲團的演出,壓軸節目是穿牆術,道具牆,是貨真價實的鋼板,一個印度瑜伽大師表演。他先是盤膝冥想,然後緩步朝鐵板走過去,然後又打坐,前後半個小時,最終,他在聚光燈下、眾人眼前,就那樣穿過了鋼板。表演完。工作人員把鋼板抬到觀眾席上,讓大家檢驗,我親自檢查了鋼板,貨真價實,這個節目,絕對不是魔術是特異功能。當時我悄悄用天目看那個瑜伽大師,居然看不出他的功力高低,只有一個原因,他的功力遠遠超過我,我想是這樣的。(印度是個多宗教的國家,有這種異能的報道過很多)
還有一次,當時央視的《東方時空》欄目下邊有個子欄目,好像是《中華絕活、奇技大觀》,當年我有幸參加過他們節目的錄制。本來請我表演人體漂浮的,但那天我的狀態不好,心靜不下來,後來因急躁更不行了。於是就跳過我的表演項目,讓另外的特異功能者先錄節目,那個人是個三十七八歲的中年男人,他可以把一張撕碎的名片合在手掌中瞬間復原。當時有三台攝像機從三個角度拍攝,還有主持人和兩個工作人員在旁監督,當時我也在場,作弊的可能性沒有。而我用天目看他表演的時候,名片復原那一瞬間,我看到有人型的紫色光影在表演者周圍閃動。表演結束,人影就不見了。我也沒辦法判斷那是特異功能還是法術,但是肯定這絕不是魔術。而那個表演者,每次表演都念念有詞,誰也不知道他在說些什麼,而主持人問他在念叨些什麼的時候,他總是笑而不答。
一個我的親身經歷,當時給我錄像沒有成功,一直到晚上我才靜下心來,終於表演成功。當時我只是把丹田真氣,運轉大周天循環一周,然後打坐入定,當我的思想靜到一定程度,身體就會慢慢的飄起來,懸浮在空中。當時全程給我錄了像,我的周圍也有很多人監視,根本不可能作弊。不過造化弄人,三台攝像機給我錄像,我沒飄起來之前的影像全部記錄完整,恰恰是從我起空那一瞬間,錄像機就不能再拍攝到我了。我明明就在那些人的眼前,但錄像機就是拍不到。後來沒辦法,只能取消了錄制計劃。不要問我是怎麼回事,我真的自己也不知道,後來隨著年齡的增長,我的漂浮能力也就消失了。
後來在北京,要和一個周易大師見見,交流交流。當時約好的是在中國林業大學內,飯店包間裡,我那個朋友先到了,我到哪兒開開門後,卻無論如何不能走到包間裡,那個門口有一股無形的力量死死頂住我不讓我進去(兩種意識體的碰撞,顯然都不是佛法),我的朋友以為我在開玩笑,還笑話我呢,說甭裝神弄鬼的。我也沒法解釋,這時那個周易大師也來了,沒想到他也無法走入包間,他說也是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推了回來。後來我們才知道,我那個朋友隨身帶著一個別人贈送給他的密宗佛像,一個很小的銅佛,那個銅佛是密宗黑教所供奉的,一般人是玩不起的。因為我和那個周易大師所修習的功夫與黑教是有沖突的,故進不了那個包間。
在西藏的經歷,那才真的叫我終身難忘。那一年我和終南山裡的一個道士朋友,還有一個大學老師朋友,結伴徒步在西藏旅行。我們三個人,都是有功能或者功夫在身的,高海拔、缺氧、惡劣的氣候,並不對我們構成任何障礙。但是,在西藏真的很難,一是有許多軍事禁區,動不動就不讓通行。二是自然災害、地質災害頻發,泥石流、山崩、暴雪,經常阻斷我們的行程,把我們困在某個地方。我們徒步在藏南地區從東往西走,主線應該是川藏公路吧,斷斷續續,大概走了兩個月,其中迂迴著走了很大一段路,還曾經不小心走入雅魯藏布大峽谷,那裡到處都是原始森林,遮天蔽日。
我們在大峽谷中走了兩天,才回到公路上,這已經很不錯了。我們沒有向導,迷路後就依靠功能確定方向。就在從大峽谷走出來的那次,我和同伴進入了一個藏族小村子暫住,那個藏族村子不是牧民,都種植青稞,副業是生產藏香和抄寫經文,還是比較富庶的。我們到達那時已經是傍晚了,我們打算找個人家借宿、吃飯。藏民他們對於陌生人的慷慨和信任,他們的真誠,很令人感慨。
但奇怪的是,那天我們連續去了幾個藏民的家,都沒人,門也不鎖,就連藏獒見了陌生人都不叫。這時候,我和同伴們才感覺有點不對勁,很多藏民的家裡已經打開了電燈,有的是點燃了蠟燭,但就是找不到一個人影。我們想高聲呼叫,希望能有人聽到我們的聲音。但張開嘴巴,卻發不出任何聲音,我和道士朋友都驚詫了。我這位道士朋友是嶗山上清宮的嫡傳弟子,自幼出家,苦修近40年,功力神通遠遠在我之上,居然連他都被抑制住發不出聲音來。但當時我們都不害怕,相反,一種平和寧靜的感覺,卻在慢慢感染著我們,佛法界的光是遍滿一切處的。
後來,我們在村子外不遠的一個小型寺廟裡,終於找到了村子裡的人。當時村子裡的所有男女老幼,都跪在寺廟的院子裡,對著一個老年的喇嘛頂禮膜拜。那個喇嘛看上去很普通,和平常人並無兩樣(修行人就是這樣,越平常、越平淡、快樂),他只是在那裡靜靜的盤膝坐著,手裡拿著念珠和經輪。我們三個人進廟的時候,看到大家都跪著,就沒有太上前去,只是遠遠站在人群後面觀望,想看個究竟。道士朋友忽然,讓我用天目看看那個喇嘛,我依言而為,但結果很震驚。因為,用肉眼看那個喇嘛,他好好的坐在那裡,但用天目看他,竟然是一片虛空,什麼都看不到(安住於虛空法界之中,示寂之相)。我問道士朋友到底怎麼回事,但還沒等他回答,令我終身難忘的那一幕開始了。
那個喇嘛忽然站起來用藏語高聲說著些什麼,大概說了有五分鐘,本來已經被黑夜籠罩的村落、廟宇,忽然變的有如白晝,原來是不知何時有一片七彩的雲朵,放射著異常強烈的光芒覆蓋在廟宇之上,喇嘛說完後靜靜站立一會,忽然化作一道刺目的紅光沖天而起,融入了那片七色彩雲中。就這樣,喇嘛化作紅光憑空消失了。喇嘛的衣服跌落在地,被他的弟子小心的收藏去,藏民們也慢慢散去(能親眼所見,亦是很大福報,也提示三位的因緣,就看他們悟不悟了)。
我知道,許多人是難以相信以上這些話的,我是表示理解的。一般人不是親眼看見,是無法相信的(即使是親眼所見,我想也是有很多人很難接受的)。但是,經歷這個事情後,我便知道藏民對於宗教的熱情和虔誠,為什麼是我們無法理解的了。因為許多藏民是親眼目睹過類似的事情,知道那冥冥之中,有著人類也許永遠無法觸及的神秘。正信可讓人無畏。(佛法為宇宙真諦的寶藏,本不離世間,就在吾等身邊,具足正信之緣者自遇之。)



浪費資源的後果竟然這麼可怕



過度攝取海洋類眾生的資源浪費:人體受到嚴重傷害!而且引發江河環境危機!
看到從大海、江河裡大量打撈的魚、蝦、蟹、貝殼類的海洋動物,在江邊、海邊的運輸碼頭:無數的江河裡水族類眾生、海中的眾生堆積在那裡,大量的被捕撈。
那些貨運的碼頭,海洋類的眾生堆積的如同一座座小山,牠們被貨車等裝運到各個大小城市,然後運送到菜市場、酒店,人們從菜市場根據自己的需求把各種水產品帶回家,那些魚、蝦、蟹、貝殼類眾生不斷的被放在水箱或者袋子裡,被不同的方式或殺或清洗處理,最後海鮮被放在鍋裡烹飪端上餐桌。
無論酒店還是家庭裡的餐桌,每個餐桌都被擺放著食物,特別是水產品類食物,一餐下來,人們吃的魚、蝦、蟹、貝殼類的動物,產生的垃圾幾乎上是一桶一桶的。現在人的口欲之貪真的無法滿足,幾乎是每個人每一餐消耗量都是十倍、二十倍於正常標準的攝取量,過量的食用變成攝取過量的營養,這些超出了我們身體承受的那部分營養沒辦法通過消化系統處理掉,成了垃圾殘留和淤積在我們體內,這種不能夠被身體吸收的剩餘能量在靈界就會逐漸變成一團散發黑氣的東西,很容易導致我們現在所說的癌症,是癌症的制造者。
當大量攝入不能吸收的營養,殘留在人體的話,我們整個身體,血管壁、肺部、肝部、膽囊、腸胃等等地方都會形成淤堵,導致血液沒法正常流通,心髒、肝、膽、肺、心髒變成了超負荷的狀態。如果沒有這些過量的營養能量來占據侵蝕的話,它們是一種非常鮮活地運作狀態,但現在看到它們外表都粘覆著一層厚厚的東西,工作運作起來非常緩慢、沉重,最後讓人表現出頭暈、行動緩慢、非常肥胖、胸悶、心跳加快、渾身無力,最後嚴重的後果就是突然倒地,導致腦部出血或者走路時全身疼痛、氣喘吁吁、呼吸困難等症狀。
整個地球人們對海洋類食物的攝取非常的泛濫,無論小孩還是大人,很多人已經煮了一盤吃光了還不夠,由於廚師不斷變化著烹飪方法,這樣的食物非常能夠挑起他們的食慾,挑動他們味蕾,他們不停地在吃。
人們為了不斷滿足味蕾的需求,造成水中生物大量的減少,不管是海洋或者江湖裡邊的水中生物物種也好、數量也好都在大量的減少,很明顯感受到生活在海洋裡的動物的孤獨和惶恐,牠們變得非常靈敏,是一種過度反應的狀態。
這些水中物種的生活狀態其實和我們一樣,只不過存在的地域空間不同,牠們也在交流嬉戲玩耍,也會聚會,也會有各種交流活動,就像我們人類舉辦的各種各樣的聚會慶祝一樣,但是牠們頻繁的遭到捕撈,當牠們高興地在一起玩耍時突然從天降下一張很大的網把牠們捕撈了,只有很小一部分能僥幸逃脫。隨著牠們頻繁的遭遇到這種情況,數量變得越來越少,非常稀疏,不像剛看到的密密麻麻的水族眾生聚集在一起狂歡著的情景,現在牠們是一種誠惶誠恐的生活狀態。
隨著在水裡游動的魚、蝦、蟹類眾生的減少,看見在江、河、湖、海的水草類生物變得非常泛濫,密密麻麻的水草把水裡的營養吸收了,水草大量泛濫覆蓋,減少了江、河、湖、海的面積,這些水域會變得越來越小,河床變得越來越裸露,最後風化乾枯。
佛菩薩給我們展示了人們對水產品過度的需求,帶來的問題:一個是我們人的色身會承受這種營養過剩帶來的傷害;另一個是導致水中的生態平衡受到毀滅性的影響,看到我們生活的地方湖泊、江、河變得越來越裸露乾枯後來風化導致嚴重的後果。
食用肉類食物的資源浪費:貪吃肉類容易引發重大病變!英年早逝!
另外顯現了人們對肉食的攝取也是一種過量行為。過度攝取豬、雞、鴨、牛、羊等其牠動物肉,對人的色身又是一種加倍的摧殘。對肉類過度的貪求直接讓我們的身體超負荷的沉重,很多人腿變得像是灌了鉛一樣的沉重。
如果人們對禽畜魚蝦海鮮等食物,每天都這樣過量攝取,那麼色身三十、四十歲就會不堪重負死亡,人的壽命越來越短,都是在青壯年的時候早逝。
另外看到人為了滿足對肉食的口欲,大量的發展畜牧業、對海產品的養殖。看到在江、河、湖泊、海面建了各種各樣的水產養殖場,在陸地上又用大量土地資源建造養雞、鴨、豬、牛、羊的養殖基地,為了飼養這些動物,人們又需要種植更多的糧食。當這些動物大量的養殖繁衍,牠們身上也會產生很多的寄生病菌。當這些病菌被吸入人體的時候,人的全身器官也都會被入侵,再次增加身體器官的各種負荷。
這些被人類飼養的動物會不同程度的感染上各種病症,牠們本身福德大一點的話,就能抵抗病菌活下來,但是牠自己身體也帶有病菌,最後也被送上餐桌,人們吃了這些帶病菌的眾生肉,再一次增加了身體的負荷狀態。
因此我們現在大量發展這種水產品、家禽、家畜的養殖,不但是一種很大的資源浪費,這種浪費體現在對環境的影響,對我們身體健康的影響,所以感覺到這個事情比較嚴重,其實都是因為口欲之貪,導致了我們人在不斷地做這些自我傷害的事情。
另外看到的情況是人們對食物的浪費。人總會覺得所需要的食物量是不夠的,吃之前都會貪心的要多點,最後端上餐桌很多都吃不完,他們盡可能多吃,再也吃不下時,還會剩餘很多食物,最後還是不負責任地把這些食物給倒掉了。人們如果不能夠減低對這些水產品的食物和家禽家畜的食物需求量,帶來的後果是非常嚴重的,看到人們都是三四十歲的正當年的時候就會過早的患上了各種嚴重的病症的狀態,高血壓、心梗、腦出血、痛風、還有那些肝膽部位會變大、肝部變硬化、血管堵塞等等,都會過早的發生在人的身上,最後人們過早的英年早逝。

首先要消除我們的口欲之貪,要明白:我們的色身對肉類食品的需求分量應該是多少?殺生吃肉本身就會引來這些眾生的怨氣、報復,過多的攝取更會導致各種毒素和多餘營養能量的殘留,這是非常得不償失的行為。
這個事情想要化解也需要持續的努力,人們對肉類食物的攝取這種念想、欲望非常的強烈、堅固,所以這種需求都是一種直線上升的狀態,因此產生各種各樣連帶性的問題。比如我們所說的生態鏈被打破了,物種與物種之間的平衡被打破了。
會導致的問題有:大自然的環境惡化、水源減少、土地沙化,對人體的傷害會一波接著一波連帶性的發生,所以人們對食物的需求特別是肉類食品的需求真的要從量上要有一個比較統一的標准,讓人們去了解認識,但是更多的是需要人們克服自己的貪欲,不然最後造成的後果最終也會讓大家受到傷害。
居住資源的浪費:住大房嚴重消耗福報!頻繁拆遷建房有可能引發地震!
看到大到城市、小到城鎮,人們建造不同的住宅小區,把山林農田都變成高樓大廈,不停的把那些本該是山林的土地、農田的土地都建造成商用房,但是建造出來的房子很多都是被空置的。很多人都是疲於奔命,匆匆忙忙的生活狀態。由於城鎮裡建造了很多高樓大廈,需要很多工人去幹活,建造這些樓房的人員大都來自於農村,村鎮的農民,由於這種大量建造樓盤的需求,很多生活在農村的人們不停地往城市裡奔湧,由於他們參與了城市樓房的建造,心中的欲望也被激發了,不滿足於居住在鄉村裡,而是想通過自己的打拼在城市裡也能夠占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但是也看到很多人並不能夠達成他們的願望買房,而他們感覺自己也不能再適應農村的生活了,寧願呆在城市裡,住不上樓盤裡的房子,他們也會找工地或者很邊緣的地方,自己搭建起很簡陋的房子來蝸居。現在形成了這樣的一種結局,很多的人背井離鄉,拋棄了原本有的農村的家庭,跑到城鎮這些地方來,過著一種居無定所或者條件非常簡陋的生活,而通過他們勞動換來的高樓大廈又是一種空置閒置的狀態,看到這樣造成了很大的資源浪費。
而且人們為了建造大量的樓盤,需要大量的材料建房,因此產生了很多很多生產建築材料的行業,但是這些生產建築材料的環境都非常污濁邋遢,他們會採用有污染、有毒的東西生產出這些建築材料,生產建築材料的地方產生了大量的污染物,污染環境,還有聲音的污染,另外產生出各種各樣的廢水,而這些廢水會直接滲透到江河和我們地下水源當中,當這些水被污染的時候,最後又被自來水公司的機器吸取、抽取再經過去污的程序處理,然後流入我們千家萬戶的水龍頭當中,但是這些水經過不同工序的處理,其實已經變得有毒,但我們的人體需要把它喝進身體,水裡的東西也會形成一種殘留物,不能被腸胃消化吸收,也會在身體沉積。
很多人吃了過量的肉類產品,身體變得非常沉重,再喝這些經過多次處理的毒水的話,那我們得到的會是一個非常可怕的結果,感覺到我們人不管吃什麼東西,就是算喝水也是在再次對我們造成新的傷害,因此感覺到佛菩薩給我們示現了人道的眾生在我們居住環境造成的資源浪費,其實也會反過來加劇我們受到的身體傷害。看到我們人類其實都是在不停地自己傷害自己,但還是在無明的、盲目的奔勞當中。
而且現在建的房子太多了,地球承受不了這樣的過度的消耗,地球現在千瘡百孔的,就像渾身長瘡一樣的,到處都是坑,要麼就是建的高房子,像凸起的痘痘一樣。地球資源很有限,以後的資源會越來越少,人和人之間為了爭奪僅限的一點資源,打得頭破血流,動物和動物之間也是。
菩薩也是給所有人提個醒,也是希望有緣師兄聽到了,買房子,不要買太大的房子,夠住就好了,因為住房子,也是需要福報支撐的,因為福報本來就不多,大的房子只會快速地消耗自己的福報。地球的資源很有限,很多人福報是鎮不住這種大的房子的。佛菩薩提醒我們要珍惜這些資源,保護地球,愛護地球。
看到有很多城市都在拆遷,為了城市美化,文明城市發展,有很多房子被強拆,拆房的時候會產生比較低幅度的震動,雖然震感不強烈,但是就是拆遷的地方非常多,加起來的震幅度對地球也有大的影響。拆遷的粉塵,灰塵,也造成整個大氣層污染非常嚴重。導致活在地球的眾生,共同要遭受以後的這些痛苦,拆遷造成空氣污染,拆了之後又重建,又會浪費資源,拆的過程頻繁振動,將來有可能會有頻繁性的地震。
人在出行方面的浪費:為了交通工具需要的燃油,地球已經被挖得千瘡百孔!後果我們承擔不起
看到人們為了免遭行走的困累,為了增加到達的速度,不停的做試驗,研發生產交通工具。隨著時代變遷,人們的交通工具不斷地發生著變化,從木頭拉、牛拉車、到現在的小轎車,人們對公路的要求越來也高,看到人們以愚公移山的修路精神,不停的挖土、堆土,逐漸的把半個山挖平了。

看到人們建造更寬更長的道路,出行的道路變得越來越寬廣、平坦,對於我們出行方便也有了一定的幫助。隨著人的欲望不斷升級,人們從發明了自行車,到制造出來越來越便捷的汽車。
但是汽車是需要燃燒汽油來驅動的,人們在不斷地建造道路的同時,也在不斷地開采汽油,開發燃油,讓我們的出行變得更加方便快捷。然後發明了鐵路等交通工具,最後又發明了飛機……這些交通工具的使用都是需要燃油的,因此人們不斷的發掘開採石油,就像我們剛才開示到的,人類為了更方便的交通,把我們的地球已經挖成了千瘡百孔。
看到由於過度的地下的挖掘,讓我們居住的地球表面變得非常脆弱松動,將來導致的結果是整體地陷坍塌,出現交通事故,最後傷害到的還是我們人類自己,很多人被掩埋受傷了,有的是集體性的困在交通工具當中,火車、汽車等,會造成直接的全軍覆沒的結果。
更好吃、更快速、更享受的生活在我們居住方面和出行方面造成了巨大的資源浪費,到最後又反過來傷害我們,得到的最終結果是非常慘重的。
總體上來看,佛菩薩給我們展現了眾生的貪欲在吃、住、行方面導致的資源浪費問題產生的可怕後果,這些所有的一切其實都會反過來對我們人體的色身造成毀滅性的傷害。不管是吃的、還是交通、文化,最終都是我們人類用生命在承擔,所以需要我們人提升智慧,明了因果,能夠從因果的角度去觀察,盡最大層面讓我們自己得到保護。
浪費糧食的孩子福報消耗嚴重,將來很難成就一番事業
夏天的米很容易生米蟲,面粉也是容易生蟲,大家根據家裡的人的情況來定量的采購,不要一次性采購過多,因為這個米蟲很小,又很多,天熱了之後,采購大量的,沒有很好的處置,它們就會生很多很多米蟲。很多人為了吃飯,吃麵,也會洗米,會把這些蟲給殺死掉,或者煮的過程中殺死蟲。但是又無法做到把米蟲都扔掉,作為一個佛弟子,真的很難做到最圓滿的狀態,因為我們所處的這個世界是五濁惡世,把米蟲和米分離開來需要很長時間,把米蟲和米分離開來,米蟲也可能因為饑餓而死,這樣我們也是造了一些業。所以大家采購米、面粉,盡量按家裡人的情況購買,不要一次采購太多,快吃完了,再采購下一次需要的,杜絕米裡面生長出米蟲,這樣更好的避免傷害米蟲,杜絕避免浪費這些糧食。
菩薩提醒我們,現在人們普遍生活條件有所提高,很多孩子大部分都處於挑食的狀態,因為挑食會經常浪費糧食,殊不知,孩子這樣的行為大大消耗了孩子的福報,最後在孩子成長的過程中,在學習的過程中,長大做事業後都會發生重重的障礙。
這些糧食特別珍貴,來之不易,雖然現在糧食物價不是太高,但是糧食在法界其實是比黃金更貴重的一種物質。人們去花大量的金錢挑選黃金,卻不知我們浪費的糧食是非常珍貴的,它的價值遠遠超出黃金、鑽石。所以菩薩告訴我們,提醒我們,也教育我們的下一代、我們的有緣者,千萬不要浪費糧食!很多人可能會說:家裡的孩子可能已經有做出這樣的事情,怎麼避免呢?
如果有浪費糧食,就去布施糧食,除了布施糧食,也要多修佛法,多真誠的去懺悔,願自己不再浪費糧食,並且發大心回向所有眾生都不要去浪費糧食。
要改變本文所列舉的問題,結合之前的文章,我們修行人在常規回向後可以增加這樣一個回向建議:
回向給地球人類開始重視資源浪費的問題,遏制各種垃圾的制造,控制減少對地球資源的開采。並回向地球人類盡量不要吃肉,歡喜吃素。回向我們的冤親債主以及地球所有被吃被殺的眾生都能離苦得樂!
回向我們這個社會所有人群能夠人心向善,生活有節度、減少欲望,知足常樂,永遠不再浪費任何糧食和資源!



[隱藏]
陳兵:絕對真實與解脫之道



   佛學研究真實的宗旨,不在於解釋世界,而在於徹底解決人生老病死的現實問題,抵達不生不滅、永恆安樂的理想境界——涅盤彼岸,實現超越生滅的涅盤,必須找到一個不生不滅、真實不變的東西為依靠,這種東西從認識的角度而言,便只有如其本然、不依他起的絕對真實。根據凡有對法不相捨離的緣起法則,佛學確信:既有世間生滅無常、虛幻不實之萬有及相對的真實,必須有出世間不生不滅、真實不妄的絕對真實。《原人論》說得好:“且現見世間虛妄之物,未有不依實法而起者,如無濕性不變之水,何有虛妄假相之波?”發現實常不變的絕對真實,令自心與之相應,為超出生死、趨向涅盤之決要。甚至可以說:對絕對真實的完全體證,便是涅盤之實現,涅盤亦即絕對真實之別名,《中論·觀法品》雲:“諸法實相即是涅盤。”這可謂全部佛法之基點。
    佛法確信,涅盤,絕對真實既依生滅無常的世間法、相對真實而立,則不離世間法、世間相對的真實,即在世間法之內。慧能大師偈說:“佛法在世間,不離世間覺。”所謂佛法的絕對真理,不外乎對世間法的如實覺照。用什麼去覺照?佛法相信,人心有覺照真實之能,如實覺照的關鍵,是發揮第六意識理性思維之長,依世間極成真實進行思擇,對世間極成真實和道理極成真實進行嚴密考察,依道理極成真實中最具普遍性、永恆性的緣起法則,推導出趨向涅盤之道,然後依此道修行,令心與真實相應,證得涅盤。三乘道皆以聞、思、修為通途,所聞所思,便是道理極成真實所攝的涅盤之理。通過思擇真實義理,獲得思慧,踏著思慧的橋梁履踐,在修行中證得修慧,進入煩惱障淨智所行、所知障淨智所行兩種真實之域,為佛法所指示的趨向涅盤、實證真實之道。就《瑜伽師地論》四種真實而言,其路徑正好是循四真實從相對到絕對的階梯漸次升進,依世間極成真實進行思擇,建立道理極成真實,依道理極成真實履踐,證入煩惱障淨智所行真實、所知障盡智所行真實,亦即依感性認識建立理性認識,依理性認識超越理性極限,證得絕對真實。在此過程中,理性思維、道理極成真實起著最為關鍵的作用,為佛學所高度重視,這使佛教表現出所謂“理性宗教”的突出特性。
    佛法所示道理極成真實關於絕對真實義理之要,可攝於小乘的四諦三法印和大乘的一實相印。
    四諦依“此生則彼生,此滅則彼滅”的緣起法則觀染淨因果,觀人生實有諸苦,生老病死、憂悲苦惱終歸以自心所起貪嗔癡等煩惱為因,諸煩惱以我執為根本,滅煩惱我執,則證涅盤常樂,斷生死流轉,滅煩惱我執之要,在於以三法印觀諸行無常、諸法無我,觀一切現象皆依緣而起,念念生滅變異,眾生的存在無非是五蘊的暫時合集,其中無實常不變、自作主宰的我,從而息滅諸法實常、蘊中有我的不真實妄想,息滅以我執為根所生貪嗔等煩惱,當煩惱妄想完全息滅,心與無常無我的真實相應時,便現量見到真實,謂之“見道”、“法眼淨”。以所見道修治自心,斷滅煩惱妄執,當煩惱妄執被斷盡,心不加功用,自然恆與無常無我的真實相應時,即證入涅盤。此涅盤是實是常,不生不滅,恆極安樂,不可說言是有是無,超越名言分別,即是煩惱障盡智所行真實。證此真實,即超越了生滅無常的凡夫界,超出世間三界生死。
    大乘行者依一實相印,思擇真實義理,觀凡夫世間極成真實及名相分別的認識方式,具相對性、局限性、虛妄性,只能知很小范圍內的相對真實;道理極成真實亦不離名言分別,不離能所二元化的認識方式,非絕對真實。如果要用名言描述實相,只能用否定名相分別、能所對待的“遮詮”或“絕對否定”法,說實相超四句、絕百誹,離相離言,不可說不可說,超絕一切名相分別和能所對待的尋思伺察,所謂“言語道斷、心行處滅”,乃佛法道理極成真實對實相的究極指示,對理性極限的界定。但佛法並不因此而陷於西哲的不可知論,而發現人心有超感性、理性而直面真實的潛能,只不過被名相分別、遍計所執遮蓋不現,只要依對實相的遮詮式指示調心,離卻名相分別及能所二元對待的尋思,離遍計所執的妄念,令“言語道斷、心行處滅”,即可於當下與實相相應,見到絕對真實的本面。《密嚴經》雲:“名為遍計執,相是依他起,名相二俱遣,此是第一義。”遣除名相分別,乃至遣除“遣除”之分別,便是第一義(第一真理、絕對真理),第一義即是實相,為“三自相”中的第三“圓成實相。”
    這種對實相的體證,非同於世俗能所對待的認識,而是消泯了能知與所知的區別,所謂“智與真如平等平等”,名曰“真現量”、“自內證”。《宗鏡錄》卷四九說:“拂能所證跡為真現量,謂若有如外之智與如合者,猶有所得,非真實證,能所兩亡方為真現。”在自內證實相的真現量心中,絕對真實的本面與能證絕對真實的自性真我、證知絕對真實的智慧同時呈現,一體不二,無有分別,名為“根本無分別智”,略稱“根本智”。菩薩於見道時證得此智,斷分別所起我法二執,即得見所知障淨智所行真實之一分。
    真正當得起“真實”二字的絕對真實,依《瑜伽論·真實品》之說,應包括體、相兩個方面,包括四種真實,乃至十種真實、十如是,乃至全宇宙的一切。《金剛經》雲:“如來說一切法,皆是佛法。”於宇宙萬有的體、性、相、用等,若有一法不知,則難稱知絕對真實,難以破盡無明。聲聞、緣覺雖然由觀無常無我,現證人無我之真實,出離三界生死,但尚未顯明真實之相用,未究竟諸法一切性,故不能出三界外的變易生死,不能顯發自性所具的積極力用,因而也就不能究竟真實之體性。大乘菩薩不但觀人法二無我,得現證諸法體性的“一切智”,而且以一切智去修六度四攝,利益、度化眾生,漸破塵沙惑,得能知眾生根性機宜、度化方便的“道種智”,以道種智圓滿菩提資糧,成就佛果,證得能盡知諸法真實性、一切性的“一切種智”。證得一切種智或無上菩提,方能究竟真實義。《法華經·方便品》載佛言“佛所成就第一希有難解之法,唯佛與佛,乃能究竟諸法實相,所謂諸法如是相、如是性、如是體、如是力、如是作、如是因如是緣、如是果、如是報、如是本末究竟等。”
    由絕對必包攝一切相對故,在佛陀究竟諸法真實的大智慧中,當相即道,即事而真,無有一法不真實,無有一法不是自性所本具、自心所顯現。不僅四種真實中後兩種絕對的真實為絕對真實,即前兩種世間極成、道理極成的相對真實,也具有絕對性。佛位真現量,是根本無分別智(體證真如)與後得有分別智(分別法相)同時顯現,雖離分別而不妨熾然分別,所謂“能善分別諸法相,於第一義而不動。”(《維摩經》)既有分別,亦不妨借用凡夫世間極成真實的假名相。《涅盤經·迦葉品》雲:“一切聖人唯有世流布想,無有著想”,佛等聖人見牛亦作牛想,見馬亦作馬想,見男女大小亦作男女大小想,見自他亦作自他想,如佛說法時亦常自稱為我,只不過沒有凡夫認名相即是實體的執著。既有分別,則名言文字,亦不妨為說法度眾生的方便,而且是不可或缺的重要方便,《維摩經》雲:“無離文字說解脫也”。離了文字語言的說法、道理極成真實的標月之指,佛法便無法向眾生開示,眾生亦無法進入絕對真實。
    諸佛通過因中無量無盡的六度四攝等修行,徹證絕對真實,便如絕對真實,具備絕對的無盡功德:具絕對的無量智慧,於全宇宙萬有的體相、力用、因果、過去現在未來,無所不知;具絕對的永恆生命,法身與真如同體,超越時空,無所不遍,報身常住,應化身千百萬億,利益、度化無量眾生;具絕對的慈悲,視一切眾生如同父母子女,以無緣大悲,恆思拔苦與樂;具絕對的自由,超越時空物質的障礙,神通自在,事事無礙;具絕對的美,其報身應身,具足百福相好,淨土佛國,備極清淨莊嚴。由絕對清淨故,即地獄鑊湯、糞池污穢,在佛自受用境界中亦現為淨土莊嚴;由絕對善故,即貪淫嗔殺,在佛亦不妨用為度化眾生的方便;由絕對美故,佛亦不妨現為狠獰凶惡的金剛怒目相,調伏難調眾生。這一切絕對的、無盡的功德,皆真實所具的妙用,皆具足於眾生的自性中,無欠無缺,只不過眾生比佛多了於真實增益(遍計諸法實有自性)、減損(認絕對真實、佛性為無)的執著,障蔽慧眼,令自性功德不得顯現而已。欲得開發自性,唯有捨妄歸真,現證真實。

直截現證真實的訣要,是大乘圓頓教的觀心法門。《大日經》雲:“雲何菩提?謂如實知自心。”心,為宇宙萬有中最為靈妙之物,為總攝萬法之樞機,心之實相,即是一切法之實相。故只要回光反照,自觀其心,照破自心所生的妄念,息滅不符真實的妄執,窮究自心之不變體性,當明心見性,見到心之實相時,也就見到了一切法之實相,見到了自性真我。只要見到自性真我,則一切自在,如禪宗五祖弘忍所說:“一真一切真,萬法自如如。”這是現證絕對真實的捷經,可謂佛法真實論的心髓。觀心法門,簡便而行,不須藉豐厚物質、發達科學、高度文化,古人、今人、未來人都可以修,一修就見效,堪稱人類文化寶庫中最有價值的瑰寶。
    佛學真實論的綱要和實質,大略可總括如下:真實分體(真實性)、相(一切性)兩大方面及世間極成、道理極成、煩惱障盡智所行、所知障盡智所行四個層次,凡夫依分別名相建立的感性層次上的世間極成真實,具相對性、局限性、虛妄性,於此迷執不覺,為生起煩惱、導致生死流轉的根源。依理性思維建立的道理極成真實,雖能反思世間極成真實理性思維本身,推導出通向絕對真實之道,但仍不離名相分別及能所對待的認識方式,非絕對真實之本面。絕對的真實,非感性、理性認識途經所能實證,須如法修行,“如理作意”,離名相分別及能所對待,顯發自心直覺絕對真實的潛能,方可證得。依理性的思慧超感性認識,又依理性的思慧修行,尤其是觀心,超越理性,現證真如,為佛法證入真實之通途。對絕對真實的體證,即是生死問題的徹底解決,即是無所不知的大智慧及絕對自由的獲得,此應為我人生命及人類文明的終極歸宿。



熱門主題
相關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