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96
+2

近日,網絡遊戲產品發行商中旭未來通過港交所主板上市聆訊,中金公司、中信建投國際為其聯席保薦人。

關於這家公司,更為人熟知的是遊戲《貪玩藍月》和背後有關“渣渣輝”的網絡宣傳熱詞。通過“貪玩遊戲”,中旭未來在中國進行網絡遊戲(尤其是手機遊戲)的營銷及運營。

過往的時間裡,中旭未來依靠營銷能力積累了不少可觀的數據。根據弗若斯特沙利文的資料,按收入計,公司是中國第五大手機遊戲產品發行公司,佔2022年總市場份額的3.5%。

截至2023年4月30日,公司營銷及運營的遊戲產品累計有4.18億名註冊用戶。截至2023年4月30日止四個月,中旭未來營銷及運營的遊戲產品的平均月活躍用戶(MAU)約達9400萬名。

2022年,公司的營收達到了88億元。招股書顯示,截至2020年、2021年及2022年12月31日止年度以及截至2022年及2023年4月30日止四個月,公司分別錄得收入28.72億元、57.36億元、88.17億元、人民幣28.47億元及24.48億元。


收入和遊戲產品的數量相關聯。招股書顯示,2020年、2021年及2022年以及2023年4月30日止四個月,公司分別推出24款、73款、101款及17款遊戲產品。

從中旭未來的發行模式來看,自營模式是其取得收入的主要方式。於往績記錄期,公司來自營銷及運營網絡遊戲產品的絕大部分收入來自自營模式,於2020年、2021年、2022年以及截至2022年及2023年4月30日止四個月,分別佔比達到84.2%、82.8%、72.2%、73.0%及65.1%。

需要指出的是,另一種“聯運模式”下的毛利率一般低於自營模式下的毛利率——兩者的區別是遊戲產品終端用戶的獲取是否僅通過利用河圖及洛書技術平臺制定的營銷策略。

這也是近年來中旭未來的利潤下滑的原因之一。2020年公司錄得虧損13.01億元,在2021年及2022年,公司分別產生利潤6.16億元及4.92億元。公司稱,利潤減少主要由於毛利率下降,原因是公司聯運模式項下運營的遊戲產品產生的收入佔比增加、聯運模式項下運營的遊戲產品的毛利率下降,以及推廣新推出遊戲的銷售及分銷開支增加。

自有遊戲方面,中旭未來於2022年1月取得了《古云傳奇》的全部所有權後。公司稱,於收購古云傳奇的全部所有權前,該遊戲產品已根據當時第三方遊戲開發商的授權由公司營銷及運營。

另一個需要引起關注的風險在於中旭未來對於大客戶的依賴,這也是不少廠商面臨的共同難題。

截至2020年、2021年及2022年12月31日止年度及截至2023年4月30日止四個月,公司的五大客戶於各年分別貢獻了同年總收入的約92.0%、95.2%、80.4%及78.1%,其中最大的客戶於各年分別貢獻了同年總收入的48.6%、43.9%、31.7%及32.0%。

對於中旭未來來說,遊戲產品的“生命力”和公司業務的穩定性深度綁定,如何開拓新遊客戶成為不小的挑戰。中旭未來在招股書中強調了公司擅長的營銷能力,但在研發投入上,2020年公司的研發支出在收入的佔比為16.4%,2021年至今已降至不到3%。

招股書顯示,公司收入由截至2022年4月30日止四個月的28.47億元減少14.0%,至截至2023年4月30日止四個月的24.48億元,主要反映自營模式下的網絡遊戲發行業務及其他營銷業務產生的收入減少——這主要是由於若干遊戲產品已進入其生命週期的後期階段。

公司在招股書中表示,預期於不久的將來會進一步改善財務表現,措施包括繼續發展及鞏固與內容供應商的業務關係,以擴大遊戲產品組合及提高議價能力;繼續擴大及豐富向終端用戶提供的產品,包括遊戲產品、網絡文學產品及消費產品;進一步加強與第三方分銷渠道及媒體平臺的合作深度;分配更多經驗豐富的僱員營銷新推出的遊戲產品。

而在遊戲之外,中旭未來的業務也延伸至營銷和消費品領域。一方面,公司為非遊戲應用程序(主要是網絡文學產品)開發商提供營銷服務;另一方面,公司還在第三方平臺銷售“渣渣灰”品牌下的米粉產品及其他快速消費食品業務。2020年,公司推出“渣渣灰”品牌;2021年,公司又推出了潮玩業務“Bro Kooli”。

不過,這些創新業務還未對公司的收入產生重大影響,並且,這部分業務的毛利率不到40%,遠不及遊戲發行業務。在2020年、2021年、2022年以及截至2022年及2023年4月30日止四個月,消費品業務產生的收入分別佔總收入的0%、0.5%、2.4%、1.1%及3.2%。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其他/渣渣輝背後的中旭未來通過上市聆訊,毛利率/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