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73
本文轉自:台州日報

《涉過憤怒的海》:

心碎是假的,心疼是真的






林 立 /文

《涉過憤怒的海》(以下簡稱《怒海》)講述的是一種絕不會改變的憤怒——父母失去了孩子,而孩子是被殘忍謀殺的。

通常來說,這種怒火沖天的電影,是一定要給所有觀眾一個暢快的結局的。我原以為電影海報上醒目的“十八歲以下的觀眾謹慎觀看”,是因為為女兒“小娜”復仇的“老金”給電影帶來了太多血腥暴力。

血腥暴力只是浮在《怒海》故事上的冰山一角,曹保平導演需要的是讓觀眾往下潛,看到這個故事真正的殘忍之處:所有的心碎都是假的,但所有的心疼都是真的。

《怒海》的鏡頭對準的不是烈火,而是廢墟。影片真正少兒不宜的部分,是它衝擊了很多人習以為常的倫理觀念。

不管是失去小娜的老金和前妻顧紅,還是為了維護兒子不被報復陷入歇斯底里的媽媽“景嵐”和爸爸“李烈”,他們對孩子沒有極限的愛,都是我們熟悉的情感。

當觀眾認為順著這條熟悉的情感之路,會在這個故事的終點遇到一塊刻著“可憐天下父母心”的石碑時,卻發現曹保平導演修了一條“回頭路”,看似不斷往前推進,實則一直往前回溯。這條路讓緊緊跟著老金後面去找人復仇的觀眾們在“大仇已報”陷入空虛時,突然發現真正的復仇才剛開始。

不喜歡《怒海》的人會想不明白,幹嗎拍這樣讓人“心疼”的電影。很多人不愛看這種沉重題材的電影,因為生活已如此辛苦,何苦再花時間體會更深的苦。

我一直認為,流俗的悲劇,只為了讓人哭。好的悲劇,以他人的悲劇為誘餌,當受眾不知不覺走入故事的最深處,才發現原來自己也是這個故事的一部分。

徹底的悲劇,是生活中的少數,但其實我們沒有遇上這樣的悲劇,完全是運氣好而已。很多人也有像老金、顧紅、李烈、景嵐這樣的父母,但他們運氣很好,不會像小娜這樣在絕對孤獨的環境裡遇上李苗苗這樣極端的男友。大多數人可以平安、瑣碎,算不上很幸福,至少很正常地過自己的日子。

如果你從《怒海》中感受到了極大的衝擊,那說明我們的心理都有類似的隱疾。你和你父母之間有太多“對不起”沒有說,相互的。可是你知道,這種“對不起”基本不會說出口,因為兩代人各有各的情感障礙。而這情感障礙,對你人生影響之深,遠超你想象,當《怒海》刺穿保護膜時,你會格外震驚,原來你也有那麼強烈的憤怒和悲傷。

《怒海》的結尾,老金簡直悲傷、悔恨成了一塊木頭,但至少他終於明白自己失去的究竟是什麼。比失去孩子更悲劇的是,《怒海》中痛苦的父母們並不清楚他們失去的是什麼。他們可以為了孩子,毀了自己也毫不猶豫,可這完全都是在自我感動、自我犧牲。除了知道了真相的老金,顧紅、景嵐、李烈這三個當爹當媽的,都以為自己是最懂孩子的人。

影片有兩處場景,將故事的悲劇感推到了極致。身為漁船船老大的老金,在影片伊始帶著船隊捕魚,他心心念念要下多少次網,捕上來多少斤魚。但因為小娜出了事,必須去日本找女兒的他一網也沒捕到。在電影后半段,颱風形成的氣旋將海上的魚都帶到了天上,“魚雨”傾盆而下,砸到了老金、李苗苗、顧紅三個人所在的車上,也是這場可怕的“雨”,讓老金終於抓住了李苗苗,仰天狂笑。

老金以為他抓到了大魚,但最終是“魚死網破”,一無所獲。

其實他是有收穫的,觀眾也有。《怒海》極端的悲劇希望帶給觀眾的,恰恰是最溫存的希望:希望所有父母忘掉不可抑止的“是我養大了你”的恩惠,把自我感動、自我犧牲都忘掉。孩子是魚,父母也是,彼此共生於海,雙方互為彼此的成長伴侶。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其他/心碎是假的心疼是真的/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