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102
本文轉自:金陵晚報

小說版《大宅門》面世

“四寫四毀”成就經典之作

□金陵晚報/紫金山新聞記者 王峰

用“一生一著”“一著一生”來形容著名導演郭寶昌和他的《大宅門》,毫不為過。在電視劇播出22年後,郭寶昌的長篇小說版《大宅門》於近日發行面世。

《大宅門》的故事有原型

當年,電視劇《大宅門》曾創造了電視收視的奇蹟,至今在豆瓣上評分高達9.4分。

電視劇中許多傳奇的故事和情節,來源於郭寶昌在樂氏同仁堂生活近20年的所聞所感。郭寶昌從小在同仁堂長大,小時候過著少爺一般的生活,長大後聽到風言風語,才知道自己是養子,原名叫李保常,2歲時被賣進了樂家;養父樂鏡宇是同仁堂樂家樂四老爺,也是宏濟堂的創辦人。

電視劇中,“白景琦”到當鋪換回創業的第一桶金,在濟南熬製阿膠,創辦宏濟堂的故事,也是來源於郭寶昌養父的經歷。郭寶昌曾說,這些故事養父跟他說過不止十遍。當郭寶昌把這些故事講述給張藝謀、陳凱歌聽的時候,他們都覺得太傳奇了。

《大宅門》曾“四寫四毀”

《大宅門》寫過四次,稿子被毀了四次。

第一次寫了20多萬字,稿子裡寫了養母是抱狗丫頭出身,養母看了生氣,就給燒了;1959年,郭寶昌考入北京電影學院導演系後,又寫了幾十萬字,他習慣把情節和故事寫在卡片上,寫了一箱子的卡片,但後來稿子被毀,又寫了一稿,這次他是拿著手電筒在被窩裡寫,藏了許久,後來還是怕被發現,自己給燒了;20世紀70年代,郭寶昌繼續又開始寫《大宅門》,1980年他和原配妻子鬧離婚,妻子告訴他,手稿已經全燒了。每一次稿子被毀,都是對郭寶昌的巨大打擊。

20世紀90年代,郭寶昌從深圳電影製片廠辭職,把職稱、房子都放棄了,回到北京,專心寫《大宅門》。1995年7月29日晚上11點多,他終於寫完了《大宅門》的電視劇本,完成了一生的夙願,自己給自己拍了一張照片留念。

《大宅門》電視劇播出後,作家出版社就出版了《大宅門》的電視劇本。後來,郭寶昌對電視劇本有了不認可的地方,便打算重新寫一本小說。小說《大宅門》的責任編輯韓星告訴記者:“在寫作小說的過程中,郭導的身體一直很不好,但他花了一年多的時間將小說寫完了。今年9月底,郭導還把我叫到他家裡,和我說了他創作的過程。10月9日,我還和他微信聯繫過,請他確認新書腰封上的文字,他特別認真,沒想到過了兩天他就去世了。”

韓星迴憶,郭寶昌在創作上一絲不苟,常常跟他說,“創作是天大的事”“要對讀者負責”。

小說版《大宅門》更有老北京味道

小說版《大宅門》和劇本版《大宅門》有什麼不同?韓星介紹說,雖然情節和人物是一樣的,但是電視劇本和小說創作完全是兩個路子。小說中有場景描寫,有人物心理描寫,對人物的評價,書中語言透出的老北京味道,撲面而來。讀者可以從小說中,感受到郭寶昌的文字魅力。

郭寶昌小說文字脆爽,畫面感十足。比如他在開篇寫道:“颳了一天的大風,到晚傍晌才慢慢兒地歇了。大概是刮累了,塵土狼煙把路上的人都颳得像土猴兒似的,頭髮眉毛上像打了一層黃霜。北京城一到春季天兒,隔三岔五地就有這麼一刮。風一停,城南平安路上行人也多起來。路西邊一溜大灰山牆佔了大半條街,這是白府的院牆。白家府門朝向南,是京城有名的白家老號‘百草廳’白家的府第。白家今天有件喜事,二房頭的白家老二白穎軒的媳婦白文氏要生了……”

與郭寶昌從小一起玩到大的朋友、作家、評論家李陀評價這部小說有一個很不平常的特點,即其中每一個人物都是悲劇人物。李陀寫道:在作家用文字織就的這畫廊——一個最典型最有老北京特色的老宅子裡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上上下下,一百三四十個人,沒有一個人不是悲劇色彩濃烈的悲劇形象;不必說白家裡的白景琦、二奶奶白文氏、楊九紅這些主要人物,即使是其中的幾個小丑式的喜劇人物,其靈魂裡難以平息的乖戾和貪婪,一生中屢敗屢鬥又屢鬥屢敗的惡行,也無不帶有悲劇因素……這些要素瀰漫在、滲透在作品的每一個情節、每一個人物、每一個細節裡。





原文連結:https://inewsdb.com/其他/四寫四毀成就經典之作/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inewsdb.com 日日新聞 . 掌握每日新鮮事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