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1,257
宴會廳,眾人七手八腳扶起伏在桌面的醉漢,這人半張半合眼睛,嘴裏含糊不清的大叫大嚷”各位...我不能再喝了...我的外甥叫我回去”,說罷即歪著頭呼呼入睡.
眾人瞧著醉醺醺的他,氣氛僵固,過了一會,其中一人低聲說”他怎會說外甥叫他回去”,另一人皺起眉頭回應”他可能喝醉才會胡言亂語”
醉漢閉著眼自言自語起來,不知夢囈還是醉話”國華...我們要去什麼地方呀”,他的喉頭咕嚕咕嚕響了一會,脹紅著臉,呼吸忽然急促起來.
剛才說話的人察覺醉漢面色發紫,大喊”他有點不對勁”,慌忙上前解開對方胸口的紐扣來急救及吩咐其它人召喚救護車.
醉漢雙眼反白,不停喘氣,性命危在旦夕.
”你給他擦點藥油..”,
....你不要亂使用來歷不明的藥物..”,
.哎呀...我的藥油又不是毒藥..”,
.冷靜點...我們耐心等待救護員”,
”究竟攪什麼...救護車還未到來...”眾人七嘴八舌,指指點點弄到場面十分混亂.
那個替醉漢急救的人忽然停了手,抬頭看著他們,剎那間,眾人都靜了下來.”他已經斷了氣”不知誰人高聲大喊.
 
永祥挽著行李站在冷清清的街角,問”國華...我們要去什麼地方呀”,對方面色鐵青,一言不發向黑暗的遠方望去.
永祥心裏漸漸發毛,他們由踏出酒店房間的一刻,國華的態度變得冷漠,甚至連酒店也充滿詭異氣氛.
他們本來應該到酒店大堂辦理退房手續,不過到達酒店大堂,服務櫃檯竟然一個值班的職員也沒有,如果說清楚點應該是整間酒店都沒有人.
國華只冷冷的望了櫃台一眼,若無其事的拖著行李箱走近酒店大門.永祥覺得奇怪就出言詢問,國華態度十分冷淡的一邊推開大門一邊回答”沒有人就不必辦退房手續”
永祥無奈尾隨著國華離開酒店,兩人走了一會兒,國華停步在十字路口,繃著臉的遠瞧著黑暗深處.永祥越看越覺不妥,外甥彷彿變了另一個人,周圍又靜悄悄,沒有半隻人影.他倆直挺挺站立在昏暗的街角,有種說不出的怪異.
永祥心裏忐忑不安,今晚發生的事情離奇古怪,腦子裏根本沒有關於兩人結伴同遊泰國的印像,遍遍外甥又言之鑿鑿,多番解釋他們入住酒店的因由,
永祥對於自己的昏睡亦有難以明白的地方,他被外甥喚醒的一刻開始,心頭總是有份莫名恐懼,他本來認為恐懼是來自昏睡,不過自己步出酒店之後,頭腦略為清醒才察覺自己對外甥是存在一種莫名的懼意.
時間一分一秒的溜走,街道依然人跡全無,永祥囁嚅說”國華...究竟我們在等什麼!!”,國華緩緩轉過頭瞧著永祥,陰森森的說”舅父,你不是立過誓永不喝酒嗎”.
永祥悚然一驚,後退數步,腦子一下子完全清醒過來,七年前,他的醉酒駕駛引發嚴重車禍令鄰座的外甥拋出車外慘死,他跟外甥感情非常要好,對方的橫死令他萬分內疚,所以他在外甥的靈前立誓永不喝酒,這個誓言一直沒有打破直至今晚的宴會.
 
幾名仵工將屍體搬離宴會廳,警員筆錄眾人的口供,初步估計死者因飲酒過量,嘔吐物阻塞氣管至窒息而死,不過正確死因還待驗屍結果.
有些賓客沒有離開,他們聚集於宴會廳一角,交頭接耳,低聲說話.內容盡是今次的不幸事故.
“唉....天有不測之風雲,今年的舊生聚會竟弄出人命,而且...而且...”這人說話吞吞吐吐,欲言又止,態度令人討厭.
有人忍不住發問:“你可不可以說清楚什麼事”
“你們不發覺永祥的醉話有問題,他多番提起死去多年的外甥”
“其實自從他的醉酒駕駛令外甥慘死之後,他都戒了酒,今次他再喝酒就出事了”
“我想起了,原來昨天是永祥外甥的死忌”
“是呀...那次的車禍是發生在舊生聚會前一天”
“不要再說了,這是對死者不敬”終於有人出言阻止眾人繼續討論.他們在沒有新話題之下,陸續散去.
 
=====終=====



[按此隱藏 Google 建議的相符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