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瀏覽: 2,227
九樓,劉先生出升降機,推開後樓梯間的防煙門步入走廊的一刻,發覺眼前事物都異於往常.走廊的牆壁非常,鄰居一一關上大門,
蔩昏時段的走廊平時熱鬧,人們趕著返家用膳,平時他都會碰見鄰居,雙方打招呼.閒話數句,然而今晚走廊卻是冷清清,莫說左鄰右舍,連蚊子也不見有出現.
不知是否心理作用,走廊似乎長了很多,平日只需的腳程,晚他卻要花分鐘才到達家門,
他面對自己居住的單位,心中冒出陌生感覺,
他拿出鑰匙插入大門的匙孔,順勢一扭,大門應聲打開,屋內是黑沈沈,隱約看到一些家具及桌椅,
他伸手牆壁摸索電燈的開闢制.啪啪數響,剎時間,大廳的吊燈及其它照明一齊亮起來.
雖然大廳的家俱及桌椅仍然是平日的樣子,不過它們的位置卻離奇改變,本來在大廳左面的真皮沙移到右面,不單是一張沙發,全屋的家俱都改變了位置,不知誰人把屋內左邊的傢俱一一移到右邊,右邊的傢俱亦同樣移到左邊.
劉先生滿腹疑問,究竟是誰走入他的單位把家私重新佈置,想了一會,毫無頭緒,
就穿過玄關踏入客廳,隨即發覺事情很不妥,他看見本在客廳左方的房間竟然在右方,他環顧四周一眼,心中一涼,根本全屋的傢俱都沒有移動過分毫,一切跟早上出門時一樣,不同之處祇是方向,
劉先生感到自己有如身處鏡子之,屋內的家具左右對換,這種變化令他初時誤以為有人把傢俱掉轉方向擺放.
他急忙退出單位返回走廊,走廊仍是冷清清,沒有半點人聲,九樓全層似乎祇有他一人.
升降機不可能會是全新劉先生的腦海忽後座的情景,升降機的損壞程度非常嚴重,不可能在一天就更換妥當,今晚他在後座所見的一切不合常理,他是一時大意之下乘搭升降機返九樓.
他心想此地不宜逗留,立即掉轉身沿走廊跑住後樓梯,不知過了多少時間,他又回到後樓梯間,升降機的門是打開,一直沒有返回地下.
劉先生站在升降機,豫不決,如果不使用這部升降機又如何返回地下.
本來大廈有兩部載客的升降機,不過他剛才經過祇見兩部升降機的燈號全部熄滅,鋼門無故打,內裏卻是黑黝黝,令他不敢走近.
良久,他仍然未有決定,游目四顧,眼前是一條樓梯,而今他只有跑樓梯才能離開這個地方
忽然發現牆上有些細字,湊近要看清楚之時,走廊響起一陣腳步聲.他心中一慌,快步上前抓緊樓梯的扶手,沿著樓梯直往下走.
當他的身影消失在樓梯的彎角位,腳步聲亦同時消失,一切像沒有事發生過,後樓梯間又回復一片冷清.
看一看,牆壁的毛筆細字,由上至下寫著”你在九樓”,字體是東倒西歪,似是小童的手筆...
 
阿黃跑到後座的後樓梯間,沒有劉先生的蹤影,他查看升降機,內部一如平日,毀壞不堪,沒有任何改變.
後座的雜物依然堆疊如山,沒有被人移動過的痕跡,那一扇通往街外的鐵門是長期鎖住,不會有人經此門離開後座.
整個後座沒有半隻人影,阿黃大惑不解,劉先生何時離開了後座,自己一直在大堂的管理處,絕不會看漏眼.
『切勿給非工程人員進入故障中的升降機』當時他想到此點已經第一時間跑到後座去查看.
如果劉先生從後座回大堂,兩人必會碰,阿黃一口氣跑去後座,沿途不見任何人.
阿黃猜想對方應該從後樓梯間上樓,看一看手錶,自己花了不少時間在後座,應該返回大堂的管理處
他在升降機外面貼上故障待修,危險勿近的告示,相信沒有人會走入升降機,關於升降機的維修問題由公司去處理.
阿黃放下心頭大石,神態輕鬆地離開後座,對於劉先生的去向再沒有放上心.
=====待績=====